东篱堇

老婆饼里没有数珠丸
头像来自@啾啾
我爱他。

[刀剑乱舞]温暖三十题 (六)

   如题,题目是在网上找的,日更或隔日更,甜虐都有,有cp向和乙女向,也有bl向,并没有肉。

  ————————————————————

8.早安吻 鸣狐×你

  熹微的光透过了白纱的窗帘,细碎的光斑一点点爬上了你的脸。

  你缓缓的睁开眼睛,房间里陌生的装饰让你怔愣了一瞬,但很快你就记起这里是鸣狐的家,今天是你跟他正式同居的第一天。

  可能是昨天收拾的太晚了,一向早起的鸣狐竟然还没醒。你饶有兴趣的撑起胳膊,端详起恋人难得一间的睡颜。

  不得不说鸣狐长得非常好看,细长的眼尾,妖冶的红妆,那双被长长眼睫覆盖着的金色眸子,无一不让你深深迷恋。此刻他没有戴那个黑色面罩,微张的嘴里露出的两颗尖尖的虎牙可爱极了。

  你的恋人是一个低音炮,在他第一次跟你说话的时候你就被炸的七荤八素,迷迷糊糊之间就被吃干抹净了。

  他还养了一只小狐狸,平日里不喜与人交谈的他却经常跟那只狐狸说话,在没跟他正式确定关系之前你简直嫉妒极了。

  鸣狐有非常非常非常多的侄子。多到什么程度呢,有一天你陪他去小学接侄子,有一班学生排队走了出来,你还以为他的侄子在里面,结果他告诉你那些都是他侄子。

  为他过年时的钱包默哀。

  啊,他醒了。

  鸣狐的眼睫扇动了几下,金瞳里满是大梦初醒的迷糊。

  你伸手拨开他银白的碎发,在他额前轻轻印下一吻。

  “早安,鸣狐。”

  本来打算早晨发,但是母上大人很早就要走,所以只能紧赶慢赶发出来,就当是八月一日发的了。

  哪怕我短小你们也会爱我对吗

[刀剑乱舞]温暖三十题 (五)

       如题,题目是在网上找的,日更或隔日更,甜虐都有,有cp向和乙女向,也有bl向,并没有肉。
      为什么bl热度这么低…有点丧气
  ————————————————————
7.“我忘了拿浴巾。”

男审×山姥切国广 红豆饭

BL向!BL向!BL向!

男审!男审!男审!

 

  万屋门口。

  “结果抽到的一等奖是这个啊……”

  你拿着一张温泉度假村的优惠券仔细查看。

  “审神者可携带一位付丧神,凭此券半价优惠。”你将优惠券翻了一面,“…情侣提供双人温泉及大床房。”

  你扭过头去看自家嫁刀,“切国想去吗?”

  情侣…温泉…浴衣……

  山姥切猛地拉下斗篷遮住通红的耳朵,咬咬牙憋出一个字。

“去!”

 

  山姥切国广面色凝重的看着手中的浴衣。

  “想看切国穿浴衣的样子。”你当时是这么说着把衣服交给了他。

  浴衣是白色的,下摆印了层层叠叠的向日葵,看起来十分可爱,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是一件女式浴衣啊摔!前面那么大的空荡是干什么的?难道自己要塞两个馒头进去吗?山姥切国广回想起你递给他浴衣时的促狭表情,觉得自己完全是被耍了。

  “哎?切国怎么还没换?”你推门进了更衣室,看见他站在原地看着衣服一动不动,有些奇怪,“这可是我特意给切国挑的衣服呢,不喜欢吗?”

  “可为什么是女式的?”

  “因为我想看切国穿女式浴衣啊。”

  “我.不.穿!”

  “欸,切国不喜欢我亲手挑的浴衣吗?”你故意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切国果然是不喜欢我了,难道七年之痒这么快就提前了吗?”

  山姥切知道他这幅模样完全就是装出来的,但他还是忍不住松了口,“...你出去,我换就是了。”

  “就知道切国最好了!”你笑眯眯的冲他抛了个飞吻,“快点哟~”

  “……无路赛!”

 

  你泡在双人温泉池里等山姥切。

  十分钟过去了,山姥切没来。

  没关系,切国那么害羞,磨蹭一会儿很正常。

  二十分钟过去了,山姥切没来。

  该不会是找不到路了吧?你有点担心。

  三十分…你从池子里站了起来,围上浴巾就往更衣室走。

  结果刚打开浴室门,你就撞上了一个低着头鬼鬼祟祟的家伙。

  “切国?”你疑惑的稳住身形,“怎么了?”

  “…没有被单,所以……”山姥切红着脸,“而且前面总是露出好多……”

  你笑眯眯的看着他快要红透了的脸,“好啦,我们去泡温泉吧?”

  “…嗯。”

 

  “那个…”

  “怎么了切国?”

  “你有多余的浴巾吗?”

  山姥切脱到一半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没有。”

  “……那怎么泡温泉。”

  “…还泡什么泡!服务员,情侣附赠的大床房在哪呢?”

  “喂!你!”(被打横抱起)

  “唔…别!哈啊……”

[刀剑乱舞]温暖三十题 (四)

  6.领带歪了

  一期一振&药研藤四郎×你 现代paro 修罗场(?)

   (并不是3p)

  感觉跑题了XD

  ooc预警

  
  “药研,你觉得我穿哪件更好看?”一期一振拿着两套衣服犹豫不决,“西装看起来太正式了,但牛仔裤配衬衫的话会不会太随意了些?”

  此时粟田口的兄长完全没了往日的优雅和气度,一期一振咬了咬牙,把衣服往床上一扔,伸手就要去开柜门,“要不再换一套?我——”

  药研藤四郎忍无可忍的把那套西装往他怀里一塞,“我不管那些有的没的,我只知道你再不快点就要迟到了。”

  一期一振抬头扫了一眼墙上的钟,哀嚎了一声就往卫生间冲去。乒乒乓乓的一阵乱响过后,他又风似得冲了出来,只给药研撂下一句话“弟弟们就拜托你了——”

  然后开门就要跑。

  “给我回来!”药研哭笑不得的将他揪回来,“领带歪了。”

  一期-不会系领带-一振乖乖站着任他摆弄。

  “好了——”药研拍拍手打算欣赏一下自己的杰作,谁料手一松开人就没了影。

  药研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收拾起翻得乱七八糟的衣柜来。一期一振这些年来为了照顾一大家子的弟弟,完全没有恋爱经验,第一次约会难免手忙脚乱。

  想到这里,药研笑着摇摇头,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在感情上都是没有经验的笨蛋呢。

  将翻出来的衣物收拾好后,药研去冰箱里拿了杯果汁,漫不经心的拿起手机边看边喝。

  QQ上特别关心的图标亮了起来。

  药研立刻坐直了,飞快的点开那条消息,是一个可爱的少女头像发来的。

  “江湖救急啊药研!我跟朋友见面冷场了没话题怎么破在线等急啊啊啊!”

  嘴角微微带上几分笑意,药研打字回复,“见了你还没跑,他怕不是是个瞎的。”

  “药研藤四郎!我这边真的很尬啊!别闹了快帮忙!”少女一连发了三个抓狂的表情,看来真的是有状况。

  药研咬着吸管打字,“行,那你给我拍张照片看看,我倒想见识见识,到底什么人能在你面前能坚持住不落荒而逃。”

  “……(中指)”

  很快少女的照片就发了过来。药研漫不经心的点开正在加载的图片,很快图片就清晰起来。

  “啪。”

  杯子掉在地上,撒出的果汁将药研大片的衣襟湿透了,然而它的主人却无知无觉。

  遮遮掩掩拍出的照片里的,正是药研敬爱的兄长。

  一期一振藤四郎。

[刀剑乱舞] 温暖三十题 (三)

  如题,题目是在网上找的,日更或隔日更,甜虐都有,有cp向和乙女向,也有bl向,没肉!最多肉渣。

  ————————————————————

  4.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

  石切丸×微笑绿河(划掉)笑面青江 玫瑰蜂蜜茶
  

  “虽然说斩杀的是幽灵,但究竟也只是个小孩子,随随便便就能砍下去,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呢。”笑面青江低低的叹息了一声,注视着茶杯里沉沉浮浮的叶片,刘海盖住的脸上看不出波澜。

  “况且因为这种原因而不能成为神剑,真是让人心里不是滋味啊。”他讽刺的勾了勾唇角,仰头将茶一饮而尽。石切丸自然的伸手接过杯子,为他添上新的。

  “兴许百年之后人们的看法改变了,你会变成神剑也说不定。”石切丸也轻啜了一口茶,清苦带着回甘在唇齿间缓缓绽开复又消弭。“再说了,我又不在乎。”

  “你在不在乎有什么用!”笑面青江被他气的笑了,“想不到石切丸大人竟然这么强势,我是指不要脸的程度。”

  “早就打破了我的平常心,还要我在乎这些?”石切丸不疾不徐的饮茶,“至于强势与否,昨天晚上你不是见识过了吗?”他伸手拉下笑面青江高高的衣领拉链,露出了锁骨处大片的暧昧痕迹,“还没喂饱你?”

  ……夭寿啦!御神刀耍流氓啦!

  笑面青江没好气的打掉了他的手,却掩不住脸上猝然浮起的红晕,“我看你就是个闷骚。怎么今天不用去出阵吗?跑过来骚扰我?”

  “自然是要的。”石切丸笑眯眯拿起自己的本体,“想看看你再走。”

  “那你看够了吧,赶紧走走走,我现在还腰疼着呢。一大早去找药研拿药差点没被他笑死,真是…”笑面青江满脸通红的赶人,却不防他忽然俯下身,“你干嘛啊还……”

  刘海被拨开,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了他的额头上。

  “今晚,我会温柔些。”

  “……”

  “///////////”

  
  5.“床单要绿色还是蓝色?”

  和泉守兼定×你   现代paro  熔岩蛋糕

  本来写的是太郎,刚开始还好,但是写着写着忽然崩的连我都不认识,所以临时把男主角换成了爱抖露XD

  
  “那个…和泉守兼定,我喜欢你!请跟我交往吧!”

  说完你就后悔了。

  这种毫不庄重的表白是什么鬼啦!你记得自己刚吃完饭还没刷牙,头发没洗妆也没化,身上的衣服还是昨天的没来得及换,手里连朵花都没有(?),这形象简直是糟糕透了!

  而你忽然表白的起因,是一个不认识的女生托你转交的情书。强烈的危机感迫使你来不及过过脑子就冲动的表白了。

  这样子表白怎么都不可能成功吧……就在你欲哭无泪的打算说这只是个玩笑来缓解气氛时,和泉守带着点无奈的嗓音在你头上响起了。

  “竟然让女孩子先表白……那好吧。”

  “哦,好…等等,你说什么?”

  “我说,我答应跟你交往。”

  “……”

  “那么,你介意现在同居吗?”

  “……???”

  然后你就一脸懵逼的被他拉到超市去买生活用品了。

  你看着专注的挑选牙刷的和泉守兼定,默默的拉了拉他的衣角。

  “?”

  “和泉守…刚表白完就同居,是不是有点太快了…”说实在的,你还没能完全消化‘和泉守兼定有和你结婚的意愿’这个重磅炸弹呢。

  “不快。”他低头继续挑选,“我喜欢你很久了,你也喜欢我很久了,既然已经拖了这么久,为什么还要再等下去?”

  “……”

  有…有道理欸……

  可能是幸福来得太快,你总感觉哪里有些不踏实,“可是……”

  “没有可是。”和泉守放下碎花毛巾转头看你,他的脸上难得的认真,“我知道可能有些太快了,但是你知道吗,我在很久之前就关注你了。”

  “你还记得在很久前一次花火大会上,你给一个小男孩买了一只棉花糖吗?那时候我很重要的人生病死了,我心里甚至有想过自杀。”

  “那时你对我说:‘无论怎样,都要振作起来啊,他不会喜欢你伤心的,喏,我请你吃棉花糖。’”

  “你知道吗,我一下子就记住你了。”

  “一记就记了十三年。”

  “我一点点的搜集你的信息,但直到我们上了同一所大学,我才有机会靠近你,天知道我等这个机会等的都快疯了。”

  “那个男孩向你表白的时候,我恰好路过。你知不知道我用了多大力气,才克制住没有冲上去给他两个耳光。”

  “而且,今天我打算先向你表白的。”他摸了摸鼻子,脸微微的红了,“没想到被你抢先了。”

  “所以,”和泉守执起你的手,那双蓝眸前所未有的坚定,“我们交往吧,以同居为前提的那种;我们同居吧,以结婚为前提的那种;我们结婚吧,以相守一生为前提的那种。”

  你怔怔的看他,忽然笑了。

  和泉守兼定微微屏住了呼吸。

  “这算求婚吗?”

  “不算,我连花都没拿,戒指都没有,这顶多算彩排,肯定还要有一个盛大的仪式的。”和泉守说的飞快,仿佛怕错过什么一样。

  “那,床单你要蓝色的还是绿色的?”

  “…有浅葱色的吗?”

  “没有。别想了,红色的只能结婚时用。”

  “……那就蓝绿色。”
  

  我要甜死你们!疯狂撒糖!撒糖!撒糖!不,这已经不是撒糖的级别了,这是要发糖的节奏啊。

  天知道爱抖露那句情话是怎么写出来的,想了半天还是觉得没改最好。

  这篇超甜(我自认)的糖算是拖更的致歉,因为忽然去了没有网的奶奶家所以……

  总之不会有下次了,非常抱歉!(土下座)

[刀剑乱舞] 温暖三十题(二)

  如题,题目是在网上找的,日更或隔日更,甜虐都有,有cp向和乙女向,也有bl向,没肉!最多肉渣。

    检非捡到了胡子切,于是疯狂的开始刷弟弟丸

  ————————————————————

  2.睡着的猫和他

  主 大俱利伽罗 冰镇绿豆沙

  好热,好热,热的想一头扎进池塘里去。

  你把公务通通丢给了长谷部,趁着没人摸进了厨房,在冰箱里一阵翻找,终于找到了昨天晚上烛台切做的绿豆沙。

  冰镇过的绿豆沙简直是夏天的福音。你挖了一大勺放入嘴里,满足的眯起眼。

  和室外的长廊有一大段都隐没在樱树的绿荫下,尤其是假山后的拐角那一段,简直就是避暑圣地。你抱着冰豆沙,小心的躲过乘凉的人们往那里走去。

  然而已经有人占据了那里。准确来说,是一人和一只小老虎,大俱利伽罗穿着常服,抱着五虎退最调皮的那只小白虎,坐在拐角处已经睡熟了。

  一片落叶飘飘忽忽的落在小老虎的鼻头上,它打了个喷嚏,开始不安分起来。大俱利无意识的挠挠它的下巴,小老虎就呼噜着又睡去了。

  风吹开了他的刘海,露出了一张并不难看的脸。大俱利伽罗的五官长得十分端正,就是皮肤黑了些。再加上不爱与人交流的性子,在本丸里几乎没什么存在感。

  但是你记得,厚一不小心打破你花盆的时候,是他悄悄换了一个新的;小夜在院子里种的几棵柿子树,他有空的时候总是去浇浇水;本丸后院里神出鬼没的几只流浪猫也是他一直在喂。大俱利看起来很冷漠,嘴上一直说着不想和你们打好关系,但却是一个喜欢猫咪的内心柔软的人呢。

  你小心的把冰豆沙放在他旁边,在小老虎呜咽着醒过来之前悄悄走开了。

  
  3.迟到五分钟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  酸梅汤 现代paro

  和泉守偶像新星设定

  兼先生怎么还不来…

  堀川国广的手指无意的在桌面上轻敲,面前的一杯柳橙汁几乎见了底。他又一次打开手机翻看微信,几乎把和泉守发的微信内容背下来了。

  明明约好了八点半在咖啡馆见面的,怎么还不来?难道是迷路了?堀川想起前几天和泉守在图书馆迷失自我的光辉事迹,顿时觉得大有可能。

  堀川国广想了想,还是决定给他打电话问问到哪里了。

  邻桌坐了两个女孩子,她们叽叽喳喳的从美妆谈到时下流行服饰,堀川国广本来不打算理会,但她们话锋一转,忽然说起了新晋偶像和泉守兼定。

  “你看了那部《刀剑乱舞.花丸》了吗?”

  “那当然啊!我好喜欢那个和泉守,人长得好帅气呢!”

  堀川国广竖起了耳朵。

  “对对对!我也喜欢他!好想给他生猴子啊wwwww”

  “帅气的把羽织一甩,拔刀说:大干一场吧!的时候真的是太帅气了!我舔了一百遍啊啊啊~”

  “听说他还会出演花丸的续集呢,我已经快迫不及待了……”

  兼先生…已经这么出名了啊。堀川国广沉默着,输完号正打算拨出去的手指忽然僵硬了。

  “我可是兼先生的助手呢!”当时他自豪地说着,没有注意和泉守略微为难的表情。“……啊,既然堀川想做我的助手的话,那我就跟经纪公司说一下,拒绝经纪人好了。”兼先生这么笑着说,然后转身去打电话了。

  现在想来,果然是自己太自大了吧,一定给兼先生添麻烦了……堀川国广放下手机,心里止不住的自责。

  说不定…兼先生已经找到了更能干的助手,已经不需要自己了。这个念头让堀川国广大吃一惊,连忙将它否定,“不可能…是我一直陪在兼先生身边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被抛弃……”堀川国广扶住头喃喃自语,巨大的失落与恐慌没来由的笼罩了他。

  “国广!终于找到你了!”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堀川国广愣愣的抬头,和泉守兼定气喘吁吁的样子映入眼帘。看着他一脸吓住了的样子,和泉守不好意思的扶了扶墨镜,“啊…因为怕被认出来,所以来的有点晚,那个……”

  “…您能来,真是太好了。”

  “哎哎哎,怎么哭了?”

  
  写完了忽然发现长谷部写迟到五分钟是不是更合适,只要您能来接我等多久都没关系什么的…

[刀剑乱舞]温暖三十题 (一)

  如题,题目是在网上找的,日更或隔日更,本来打算一次放两篇一篇五百字,结果一写就超……甜虐都有,有cp向和乙女向,也有bl向,没肉!最多肉渣。

         温暖三十题也能分分钟写刀子给你看哦。

         我更新了你们感动不感动?

  ————————————————————

  1.一杯可乐两只吸管

  烛压切 小甜饼 现代paro
  

  “所以我到底为什么要答应那家伙啊…”压切长谷部抱着胳膊站在电影院门前,第三次在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手中的电影票被汗水浸得微微有些发皱,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又一次抬头向那个路口张望。路人不经意扫过的视线让他后背紧绷,焦躁地原地走了几步,长谷部转移注意力似的盯住街角的糖果店猛瞧。

  “一…一期尼……”招牌下坐着一个银白头发的小孩子,不知所措的抱紧了手里的小奶猫,“呜…好可怕……”

  “久等了!”熟悉的声音从身侧传来。

  长谷部自己也没发觉的舒了一口气,赶紧转过头来,“你怎么来的这么晚,我……”

  他一下子卡壳了。

  烛台切光忠换掉了他平日里的黑西装,穿了一件款式简洁的白色长袖衬衫。袖口处微微向上捥了一圈,露出的皮肤与黑色的短手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第一次见到他便装的形象,长谷部竟然有些微微的晃神。

  “怎么了?”许久没有听到下文的烛台切有些不安,难道自己的发型乱了?明明出门之前好好检查过的,那是因为来的有点晚吗?虽然没有超过约定时间,但看起来长谷部等的更久……自己应该来得再早一点儿的,让喜欢的人等待自己什么的实在是太不帅气了。

  “…不,没什么”长谷部轻咳了一声,“我们先进去吧,电影快开始了。”说完立即别过头,掩饰似的走在了前面。

  烛台切给他的票是时下的热门,电影院里排队的人非常多。长谷部发觉烛台切的目光不时扫过自己,连忙低头装作检查电影票的样子。他扫了一眼座位号,忽然发现他们的座位是挨着的。

  当时烛台切给他票的时候,他几乎都不敢正视他的脸,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自然没工夫仔细去看电影票。

  两个人坐在一起看电影什么的,不就是约会吗!

  跟烛台切光忠约会!

  长谷部这才意识到这次电影的性质,他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可能是穿的太多了,长谷部扯了扯领带,虽然电影院里有空调,但还是有点热。

  “给。”一个冰冰凉的东西忽然塞到了手里。长谷部吓了一跳,手一抖就要丢到地上。烛台切眼疾手快的一接,把差点就壮烈牺牲的可乐杯捞了回来。

  “啊,抱歉!”长谷部连忙道歉,电影开场了,他赶紧端端正正坐好,拿起可乐杯喝了一口。加了冰的可乐带着气泡滑下喉咙,闷热随之压了下来。

  杯子上插了两个吸管。长谷部把杯子放在两个人座位之间,两人一人一个吸管,可乐喝完了,电影也结束了。

  心猿意马,心神不宁,心跳如雷。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谁也没记住电影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