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一只东篱堇

我身体里好像有两个我,一个肮脏,一个端庄。
隶属于@嬴政非人类烹饪中心
主厨刀剑乱舞,乙腐通吃,荤素不忌。偶尔乙女产出,腐向主珠青,请注意避雷
有古怪的收集癖和强迫症
本人性格温和黄暴,比较好说话。美术生修炼中,墙头众多,偶尔推荐某些神奇的东西。
因为雷点较少,所以涉猎的方面比较广,文风自然飘忽不定。有时候某篇文忽然看不见了,可能就是我修文去了。
☆拖更是日常,不要见怪☆
挺有意思的一个人嘛(挠脸)

猫耳操作
P2无滤镜
退坑倒计时(1/10)

[刀剑乱舞]珠青 无心睡眠(下)

如题,极小部分r15,主要是把剧情结束坑填完,不想被屏蔽所以直接走微博。想看车移步主页去找上和长夜漫漫去。
我困死了。
链接见评论。
@嬴政非人类烹饪中心

刀剑乱舞
龟甲贞宗&千子村正极化图
图源微博,自取任意。

我要吹爆这个龟甲!!!

(R)[刀剑乱舞]珠青 换粮还债&情人节贺文

这篇是小可爱 @你为难我天祥院 为我投喂的还债!
强行被性冷淡的珠×非常想被♂的青江
♢双向暗恋♢
(还记得那个搞事吗不记得也没关系因为我马上要删了那个了)
而且情人节珠青没有一点粮吃,我……
我还能怎么办,只能自割腿肉……
自觉评论走链接

“既然是约会,为什么不搂腰啊!哥哥是大笨蛋!”

(R)[刀剑乱舞]珠青 无心睡眠(一)

4500+,剧情为主开车为辅!我们的目标是走肾也走心!自觉走连接

黑涩费大佬珠×病气柔弱杀手江

惯例ooc

♢捆绑,囚禁play♢

关于标题请自行联想

感觉自己埋了好多伏笔,结果都忘了…

上篇五千字完结,结果因为一个脑洞导致下篇四千五了才写完一半……千万别坑啊

(R)[刀剑乱舞]珠青 长夜漫漫

屏蔽补档,别扯淡了以后开车自觉走链接吧

黑涩费大佬珠×病气柔弱杀手江

我既然敢写上面那行字自然是ooc了的

♢结尾微量囚禁♢

3000正文+2000剧情车,绝对良心,点过红心的小可爱再来一发呗?你们的热度是我最大的动力❤

(据说续已经出了)

贺珠青tag300贺文

  如题

  以及你要的…甜甜的love……日常? @宇文倾城
  
  
  
  珠青组的一天
  
  5:30
  
  数珠丸醒来,起床念经。
  
  被迷迷糊糊的青江拽住头发,叹气。
  
  干脆钻进被子,被弟弟缠住。哄劝无果,亲亲。
  
  青江红脸,起床。
  
  6:00
  
  洗漱,被褥整理完毕,一起去吃饭。
  
  青江看见青椒,拒食。
  
  数珠丸哄骗无果,亲亲。
  
  青江红脸,吃。
  
  7:00
  
  做好出阵准备,前往不同战场。青江主动要亲亲,失败。
  
  赌气。数珠丸解释。
  
  哥哥念经不听不听。
  
  数珠丸无奈,遂从。
  
  青江惊讶,红脸,落荒而逃。
  
  数珠丸飘花,开始抢誉。
  
  11:30
  
  出战部队归来,青江轻伤,被强行按进手入室。
  
  由数珠丸亲自手入。
  
  念经。
  
  念经,数落。
  
  念经。
  
  青江睡着,数珠丸结束手入,带回卧室休息。
  
  12:30
  
  开饭。
  
  又看见青椒,青江黄脸,吃。
  
  数珠丸微微一笑。
  
  13:00
  
  午睡。
  
  换好内番服,青江要求睡在兄长怀里。
  
  被敲额头。
  
  噘嘴,遂被从。
  
  满意,很快睡着。仿佛被盖上毯子,翻身。
  
  嘴里好像吃进什么,皱眉。
  
  感觉暖洋洋的,彻底睡着了。
  
  4:00
  
  马当番。
  
  青江被丢马粪,怒,拉住数珠丸要和胁差兄弟决一死战。
  
  数珠丸和骨喰站在一边静静看着他俩打来打去。
  
  然后愉悦的讨论起与兄弟相处的日常。
  
  鲶尾获胜,得意。
  
  青江红脸,被数珠丸抓走洗澡。
  
  5:00
  
  香喷喷的青江和数珠丸被拉去厨房。
  
  青江发现青椒魔王,毁尸灭迹过程中被数珠丸发现。
  
  被盯着看,炸毛。
  
  安抚,被亲亲。
  
  青江红脸,悄悄溜走了。
  
  7: 00
  
  晚餐。
  
  青江发现没有青椒,高兴。
  
  被塞了一筷子胡萝卜。
  
  皱眉,咀嚼,立即吐掉。
  
  被目光谴责。
  
  撒娇,被摸头教育不能只吃肉。
  
  然后发现碗里多了排骨。
  
  飘花,傻乐。
  
  被敲额头。
  
  9:00
  
  青江磨磨蹭蹭洗完澡,躲进被子里去了。
  
  被捉出来,亲亲。
  
  摸摸。
  
  拉灯。
  
  11:00
  
  筋疲力尽。
  
  数珠丸要求亲亲,被拒绝。
  
  不理,强行亲亲。
  
  青江又被捉出来去洗澡。
  
  浴室又被♂
  
  12:00
  
  给数珠丸擦干头发。
  
  12:30
  
  一个晚安吻。
  
  两人抱着睡着了。
  

——END——

[刀剑乱舞]新年贺文

  如题,可以说是非常惨的青江了hhhh

  
  “猫…猫耳……”
  
  “是。今天2起来梳头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
  
  我的哥哥,数珠丸恒次,本丸里的实力扛把子,天下五剑之一,在今天早晨长出了猫耳猫尾和一对肉球。
  
  此时,他正规规矩矩的跪坐在我面前,绒绒的黑色尖耳末梢一撮白色毛发正可爱的上下扑棱着。不知道是什么原理长出来的肉爪乖乖递到我手心,捏起来手感简直棒极了。
  
  而且身子也缩水了不止三分……我跪坐在地板上低头,发现此刻的我正好可以将他完全拥入怀中。
  
  哥哥歪了歪头,对我说:
  
  “要检查一下尾巴吗?”
  
  然后将毛茸茸的长尾摆到我面前。
  
  那条,末端同样染了白的尾巴,乖巧的,缠住了我的手指。
  
  ……简直可爱过头了!难道身子变小了性格也会改变吗!我捂着脸,感觉鼻子一阵热血上涌。
  
  而且由于青江部屋里没有适合十几岁孩子穿的衣服,所以,咳,哥哥他正穿着我的衬衫。
  
  虽然我已经不是大太刀,但大胁差的衣服也小不到哪去。所以我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宽松的衣领下精致小巧的锁骨,以及更下面的……
  
  打住,打住,笑面青江,今天可是新年的第一天,失血过多显然不是什么体面的死法。我咳嗽了两声,无视哥哥“着凉了吗”的问话,俯身拉紧了他的衬衫。“我先去粟田口的部屋里借两件衣服,然后再让主上看看怎么变回原样。”
  
  “那就麻烦贞次了。”哥哥抬起头,幼化了许多的小脸冲我甜甜的一笑,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
  
  会心一击!
  
  笑面青江,战线崩坏。
  
  
  
  “哈?新年礼物?”
  
  我来到主上居住的部屋前面,发现也有一些刀剑男士围在附近。上前一问才发现,猫化的现象好像,似乎,仿佛,是波及大半个本丸的。
  
  比如一期一振怀里抱着的鸣狐殿下。
  
  “……也就是说,这个事情是主上预谋好了的咯?”
  
  烛台切殿护了护身后警惕的的小俱利伽罗,冲我苦笑着点头。“主上留言说,这个现象今晚零点就会消失,而且不会有后遗症,就当做是新年的惊喜了。”
  
  ……此时此刻,我只想说,干得漂亮!
  
  向粟田口的大家长借了一套短刀的换洗衣服,我回到了青江部屋。既然这样哥哥也不能出门了,干脆陪他一起在本丸呆着好了。
  
  一边想着,我一边拉开了青江部屋的门——
  
  “贞次,这些……”
  
  哥哥手里拎着一本书,脚底下还踩着一大摞弄得乱七八糟的书本,正用和煦的微笑看往我的方向。
  
  哎…耳朵放平了,尾巴也炸毛了…?发生什么了?
  
  我定睛一看。
  
  《青珠/青江兄弟间不得不说的一百个故事》、《数珠丸中心: 制♂服的诱惑》、《霸道佛刀爱上我》、《强上禁欲冰山兄》、《女仆咖啡厅:数珠丸特辑》………
  
  而他手里拿的那本,封面上戴着猫耳的数珠丸正面♂色♂绯♂红的靠在“我”身上。
  
  “……”
  
  HOLY SHIT !!!!!!
  
  “哥哥哥我错了别啊那可是我用私房钱不不不别看我别看我不是我买的是歌仙对对对是之定上次来落在我这的…………”
  
  “…所以,耳朵尾巴什么的都是贞次干的,对吧?”
  
  “不是我啊哥你听我解释——————”
  
  “嘶。”
  
  “……”
  
  “嘶啦————”
  
  “……”
  
  “嚓。”(火柴划着的声音)
  
  “……”
  
  “哄哄哄哄——”(火焰燃烧的声音)
  
  “别————啊!”
  
  “……嗯?”
  
  “……哥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哪都错了别别别别打脸哥啊疼疼疼嘶——”
  
  于是,在这样一个本应该十分美♂好的新年第一天里,笑面青江殿下躺在手入室听他的哥哥念了一宿诸行无常。

——END——
  
  
  
  

[刀剑乱舞]暖冬(鹤丸国永相关)

  鹤婶bg,是小可爱  @鹤丸国永 的点梗,花吐症。
  
  (年前结完坑不太现实还是算了算了)
  
  ——————————————————————
  
  眼下正是隆冬时节。
  
  你披着绒皮大氅,盘坐在廊下温酒。红壶碧浆间,氤氲的雾气升腾着,恰到好处的模糊了雪地刺眼的耀光。
  
  烛台切端着一盘小食悄悄出现,笑着摇头谢绝了你递过的酒碟,随后又如来时一般离去,动作轻巧得连近处枝头的雀儿都没有惊飞。
  
  一个静谧的、下了雪的午后,恰好酒也煮开了。
  
  何不浮一大白?
  
  你捻了两颗青豆细细的嚼着,就着盘里排的整整齐齐的豆干喝了口酒。辛辣而微烫的液体直入肚腹,不由得令人精神一振,寒意一扫而空。
  
  圆硕的鸟儿拍了拍翅,扑棱棱的飞的远了。腊梅的枝条抖着落了些雪下来,露出含着藏着的一点冰红。
  
  庭院里的小塘结了冰,被拂去雪的地方反射着镜子一般的光。有一处被凿破了,于是时常有短刀拿了杆子去钓鱼。这时候晚饭就总能添上一盘油炸的小酥鱼,拿来下酒却是刚刚好。
  
  啊,下雪了。
  
  你依然喜欢看雪景。先是一点细碎的雪花试探着落在头发上,化开一片晶莹的痕迹;随后接踵而来的就是指甲一般大的雪片了,风不是很大,于是雪片便纷纷扬扬的洒落下来。有的落到你身边,你懒得去擦,任由它们在边上堆积了薄薄的一层。
  
  “主殿,下雪了。”
  
  一个一身白衣的人忽然从你身后冒出来,拍了拍地面坐在了你的身边。
  
  你喜欢看雪景,因为你喜欢看他。
  
  那个像是在雪中展翅飞舞的鹤的男人。
  
  “鹤丸能为我舞剑吗?”于是你听见自己问。
  
  男人有些讶异,但立即笑了开来。“好啊。”
  
  他跳下有点儿高的长廊,来到前面的一小块雪地上站定。风声仿佛停了一瞬,付丧神敛起了所有的表情,缓缓的吸一口气,反手一寸一寸的拔出了腰间的白鞘太刀。
  
  你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起手,抬刀。
  
  长袖飘舞着,伴随着点点金色的流光在满天的雪花中纷飞;此时的天并不是很明朗,但你的目光牢牢地黏在飞旋的鹤身上,只觉得他亮的耀眼。
  
  刃剑划破空气带起了风,割裂了愈加厚重的白色幕帘。
  
  突刺,扭身,连斩。
  
  刀锋间凌厉的气势扑面而来,却在触及你之前圆滑的绕开;似乎是风开始大了,你觉得脸颊被雪刮得生疼。男人步履间激起的雪沫一层一层的奔涌,足下积起了浓白的雾。
  
  踮脚,错步,滑转,直至戛然而止。
  
  他执剑的手慢慢放下,然后收刀入鞘。
  
  天地间一片寂静,只余风雪呼呼作响。
  
  鹤丸静静立在雪中,只在呼吸间带出了些白雾。他转头,正正对上了你的眼睛——那双清浅的金眸一眨不眨的,透过几乎将他融为一体的纯白世界看向了你。
  
  那眼神里乍现的锋芒波动了一下,恢复了往日的活泼。他一下子松了劲,随意将手背在背后向你走来。
  
  那洁白的付丧神优雅美好得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
  
  你冲他笑了笑,只觉得嗓子干涩,便捂着嘴轻轻咳了两声。不料指间带来了别样的触感,你低头一看,两朵细细小小的白花正安然躺在你手心。
  
  大概是鹤的恶作剧——你这样想着,随手将它丢下,起身去迎那’恶作剧’的罪魁祸首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