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一只东篱堇

不行啊
我不能死啊
我还有那么多男人


[刀剑乱舞](主压切)烟瘾


  我曾经说过,捞到日向就更新。
  
  想写很久的长谷部短打,一发完钢铁直男审出没注意避雷。
  
  be吧大概……
  
  
  
  压切长谷部也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一。
  
  不知为何,就喜欢上了这种辛辣气息溢入肺腔的感觉。迷蒙的烟雾从指端蔓延,一点一点氤氲了眼前的景色,连日征战而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一些。
  
  似乎是为了得到短暂的放空。
  
  也是短暂的放纵。
  
  或许只是因为他的前任审神者抽烟,所以这一切都变得合乎常理起来。
  
  二。
  
  长谷部选择的是香烟,一种现世小店随处都可以买到的劣质烟。现任的审神者不是没有提出过给他买一点更好的——又不是买不起。
  
  但他拒绝了。
  
  审神者退而求其次,要求他必须使用过滤烟嘴。长谷部思索了一下,隔天交给她一张过滤嘴的简图,要求必须是一模一样的才肯用。
  
  他还记得当时他是这么恳求审神者的:
  
  “请主允许我唯一一次的任性。压切长谷部,愿用此生所剩全部的忠诚,换取这个微不足道的请求。”
  
  审神者没有回答,她躲藏在珠帘背后的声音似乎冻住了,于是只好用点头取代默许。
  
  三。
  
  除了抽烟之外,长谷部身上似乎没有其他与前任审神者相同的地方了。他之前还一直是那个男人的近侍,染上烟瘾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至少,在本丸里其他同僚的眼里是这样的。
  
  而他也真的如他所承诺的那样,向新的审神者献出了全部的忠诚,剖心置腹地。
  
  四。
  
  这个女审神者在半年前接手了他们本丸,她让他们管她叫镜。也许是化名,可那不重要。
  
  镜也吸烟,不过是用烟枪。燃的烟草也是上好的,毕竟是从大家族里出来的少女。
  
  只不过似乎畏惧男性——男性付丧神。连饮食起居都有专门的侍女照料,不够后来长谷部才知道,那些侍女都是式神罢了。
  
  而他也不再是近侍了。专门有短刀轮流担任近侍,似乎只有孩童模样的付丧神能够稍微取得她的信任。
  
  但那不重要。不重要。
  
  他只要学会注视就够了。
  
  五。
  
  本丸里真正跟他走得近的付丧神是烛台切光忠。付丧神们都是历史的瑰宝,他们的眼睛更是凝结了最璀璨的光华。
  
  就连气傲的长谷部也不得不承认,烛台切那只金色的眼睛美得惊人。
  
  而他也用这只眼睛看穿了很多事情,包括一些长谷部极力掩藏的事情。这令他有些小小的不爽,可这有些时候也帮他打了掩护。
  
  比如那只过滤烟嘴,其实跟前任审神者的烟斗滤嘴一模一样。
  
  再比如,长谷部其实并没有用新的过滤嘴。这导致他现在用的过滤嘴和香烟并不是完全的契合,用的时候偶尔香烟会掉到地上。
  
  六。
  
  「手入过后,无论多么严重的伤都可以恢复如初」
  
  所以他抽烟并不用担心伤身体什么的,审神者也多次感叹付丧神的好处。
  
  “那您干脆跟我走得了,反正……之后,您理论上来说跟我们也没什么差别了。”
  
  糟糕,一不小心把想法说出来了。
  
  压切长谷部立即转移话题,但当他抬起头的时候,仍然看清了审神者脸上来不及收拾好的表情。
  
  那一瞬间他如坠冰窟。
  
  七。
  
  从那个时候,审神者就开始疏远他了吧,
  
  不动声色的,安排给他远征的任务,时间渐渐从一个时辰变成了一天,两天甚至更长。
  
  近侍顺理成章的变换了。而他竟丝毫未觉。
  
  他应该怀疑的,他早该怀疑的——在那个一不小心说漏了嘴的夏夜里。
  
  八。
  
  重要国宝指定日,是这一天吧?
  
  类似这样的被审神者称为“付丧神的生日”的一天。
  
  不知道多少次,长谷部协助审神者为其他的付丧神筹办这个日子,然后悄悄地给这位同僚一个惊喜。
  
  直到他也被纸质礼花喷了一脸彩条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
  
  审神者笑了,又恢复了往日和他之间的态度,问他里最近有没有因受冷落而不满。
  
  长谷部当然笑着说不敢,顺便悄悄放了心。
  
  可他哪里会明白烛台切看他的眼神。
  
  九。
 
  然而那天也是审神者不告而别的那天。
  
  他是被灵力一下子停止供应而惊醒的。那时候天还没亮,他拿起刀就从近侍房往审神者住的楼上冲,却正好遇上了下来的烛台切。
  
  黑发的太刀撕碎了一张纸,澎湃的灵力立即四散而去,本丸开始溃散的结界也恢复了原样。
  
  四处的骚动渐渐平息了,在亮起的几处光也灭下之后,烛台切看了他一眼,从他身边走过去了。
  
  长谷部奔进大敞着门的审神者的卧室,却只得到一个空荡荡的房间。
  
  连句像样的解释也没有。
  
  十。
  
  第二天,新的审神者就来了。她自我介绍叫镜,她明确的表示不喜欢被男性审神者近身。
  
  而即使不是第一天抽烟,长谷部也在这一天染上了烟瘾。

THE END

阿城生快!

三十分钟极限速摸
放开我我只想咕咕咕.jpg @宇文倾城

猫耳操作
P2无滤镜
退坑倒计时(1/10)

[刀剑乱舞]珠青 无心睡眠(下)

看的时候,千万别带脑子

如题,极小部分r15,主要是把剧情结束坑填完,不想被屏蔽所以直接走微博。想看车移步主页去找上和长夜漫漫去。
我困死了。
链接见评论。

刀剑乱舞
龟甲贞宗&千子村正极化图
图源微博,自取任意。

我要吹爆这个龟甲!!!

(R)[刀剑乱舞]珠青 换粮还债&情人节贺文

这篇是小可爱 @你为难我天祥院 为我投喂的还债!
强行被性冷淡的珠×非常想被♂的青江
♢双向暗恋♢
(还记得那个搞事吗不记得也没关系因为我马上要删了那个了)
而且情人节珠青没有一点粮吃,我……
我还能怎么办,只能自割腿肉……
自觉评论走链接

“既然是约会,为什么不搂腰啊!哥哥是大笨蛋!”

(R)[刀剑乱舞]珠青 无心睡眠(一)

看这玩意儿别带脑子,千万别带

4500+,剧情为主开车为辅!我们的目标是走肾也走心!自觉走连接

黑涩费大佬珠×病气柔弱杀手江

惯例ooc

♢捆绑,囚禁play♢

关于标题请自行联想

感觉自己埋了好多伏笔,结果都忘了…

上篇五千字完结,结果因为一个脑洞导致下篇四千五了才写完一半……千万别坑啊

(R)[刀剑乱舞]珠青 长夜漫漫

看这玩意儿别带脑子,求求你了

屏蔽补档,别扯淡了以后开车自觉走链接吧

黑涩费大佬珠×病气柔弱杀手江

我既然敢写上面那行字自然是ooc了的

♢结尾微量囚禁♢

3000正文+2000剧情车,绝对良心,点过红心的小可爱再来一发呗?你们的热度是我最大的动力❤

(据说续已经出了)

贺珠青tag300贺文

  如题

  以及你要的…甜甜的love……日常? @宇文倾城
  
  
  
  珠青组的一天
  
  5:30
  
  数珠丸醒来,起床念经。
  
  被迷迷糊糊的青江拽住头发,叹气。
  
  干脆钻进被子,被弟弟缠住。哄劝无果,亲亲。
  
  青江红脸,起床。
  
  6:00
  
  洗漱,被褥整理完毕,一起去吃饭。
  
  青江看见青椒,拒食。
  
  数珠丸哄骗无果,亲亲。
  
  青江红脸,吃。
  
  7:00
  
  做好出阵准备,前往不同战场。青江主动要亲亲,失败。
  
  赌气。数珠丸解释。
  
  哥哥念经不听不听。
  
  数珠丸无奈,遂从。
  
  青江惊讶,红脸,落荒而逃。
  
  数珠丸飘花,开始抢誉。
  
  11:30
  
  出战部队归来,青江轻伤,被强行按进手入室。
  
  由数珠丸亲自手入。
  
  念经。
  
  念经,数落。
  
  念经。
  
  青江睡着,数珠丸结束手入,带回卧室休息。
  
  12:30
  
  开饭。
  
  又看见青椒,青江黄脸,吃。
  
  数珠丸微微一笑。
  
  13:00
  
  午睡。
  
  换好内番服,青江要求睡在兄长怀里。
  
  被敲额头。
  
  噘嘴,遂被从。
  
  满意,很快睡着。仿佛被盖上毯子,翻身。
  
  嘴里好像吃进什么,皱眉。
  
  感觉暖洋洋的,彻底睡着了。
  
  4:00
  
  马当番。
  
  青江被丢马粪,怒,拉住数珠丸要和胁差兄弟决一死战。
  
  数珠丸和骨喰站在一边静静看着他俩打来打去。
  
  然后愉悦的讨论起与兄弟相处的日常。
  
  鲶尾获胜,得意。
  
  青江红脸,被数珠丸抓走洗澡。
  
  5:00
  
  香喷喷的青江和数珠丸被拉去厨房。
  
  青江发现青椒魔王,毁尸灭迹过程中被数珠丸发现。
  
  被盯着看,炸毛。
  
  安抚,被亲亲。
  
  青江红脸,悄悄溜走了。
  
  7: 00
  
  晚餐。
  
  青江发现没有青椒,高兴。
  
  被塞了一筷子胡萝卜。
  
  皱眉,咀嚼,立即吐掉。
  
  被目光谴责。
  
  撒娇,被摸头教育不能只吃肉。
  
  然后发现碗里多了排骨。
  
  飘花,傻乐。
  
  被敲额头。
  
  9:00
  
  青江磨磨蹭蹭洗完澡,躲进被子里去了。
  
  被捉出来,亲亲。
  
  摸摸。
  
  拉灯。
  
  11:00
  
  筋疲力尽。
  
  数珠丸要求亲亲,被拒绝。
  
  不理,强行亲亲。
  
  青江又被捉出来去洗澡。
  
  浴室又被♂
  
  12:00
  
  给数珠丸擦干头发。
  
  12:30
  
  一个晚安吻。
  
  两人抱着睡着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