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堇

老婆饼里没有数珠丸
头像来自@啾啾
我爱他。

[刀剑乱舞]暖冬(鹤丸国永相关)

  鹤婶bg,是小可爱  @鹤丸国永 的点梗,花吐症。
  
  (年前结完坑不太现实还是算了算了)
  
  ——————————————————————
  
  眼下正是隆冬时节。
  
  你披着绒皮大氅,盘坐在廊下温酒。红壶碧浆间,氤氲的雾气升腾着,恰到好处的模糊了雪地刺眼的耀光。
  
  烛台切端着一盘小食悄悄出现,笑着摇头谢绝了你递过的酒碟,随后又如来时一般离去,动作轻巧得连近处枝头的雀儿都没有惊飞。
  
  一个静谧的、下了雪的午后,恰好酒也煮开了。
  
  何不浮一大白?
  
  你捻了两颗青豆细细的嚼着,就着盘里排的整整齐齐的豆干喝了口酒。辛辣而微烫的液体直入肚腹,不由得令人精神一振,寒意一扫而空。
  
  圆硕的鸟儿拍了拍翅,扑棱棱的飞的远了。腊梅的枝条抖着落了些雪下来,露出含着藏着的一点冰红。
  
  庭院里的小塘结了冰,被拂去雪的地方反射着镜子一般的光。有一处被凿破了,于是时常有短刀拿了杆子去钓鱼。这时候晚饭就总能添上一盘油炸的小酥鱼,拿来下酒却是刚刚好。
  
  啊,下雪了。
  
  你依然喜欢看雪景。先是一点细碎的雪花试探着落在头发上,化开一片晶莹的痕迹;随后接踵而来的就是指甲一般大的雪片了,风不是很大,于是雪片便纷纷扬扬的洒落下来。有的落到你身边,你懒得去擦,任由它们在边上堆积了薄薄的一层。
  
  “主殿,下雪了。”
  
  一个一身白衣的人忽然从你身后冒出来,拍了拍地面坐在了你的身边。
  
  你喜欢看雪景,因为你喜欢看他。
  
  那个像是在雪中展翅飞舞的鹤的男人。
  
  “鹤丸能为我舞剑吗?”于是你听见自己问。
  
  男人有些讶异,但立即笑了开来。“好啊。”
  
  他跳下有点儿高的长廊,来到前面的一小块雪地上站定。风声仿佛停了一瞬,付丧神敛起了所有的表情,缓缓的吸一口气,反手一寸一寸的拔出了腰间的白鞘太刀。
  
  你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起手,抬刀。
  
  长袖飘舞着,伴随着点点金色的流光在满天的雪花中纷飞;此时的天并不是很明朗,但你的目光牢牢地黏在飞旋的鹤身上,只觉得他亮的耀眼。
  
  刃剑划破空气带起了风,割裂了愈加厚重的白色幕帘。
  
  突刺,扭身,连斩。
  
  刀锋间凌厉的气势扑面而来,却在触及你之前圆滑的绕开;似乎是风开始大了,你觉得脸颊被雪刮得生疼。男人步履间激起的雪沫一层一层的奔涌,足下积起了浓白的雾。
  
  踮脚,错步,滑转,直至戛然而止。
  
  他执剑的手慢慢放下,然后收刀入鞘。
  
  天地间一片寂静,只余风雪呼呼作响。
  
  鹤丸静静立在雪中,只在呼吸间带出了些白雾。他转头,正正对上了你的眼睛——那双清浅的金眸一眨不眨的,透过几乎将他融为一体的纯白世界看向了你。
  
  那眼神里乍现的锋芒波动了一下,恢复了往日的活泼。他一下子松了劲,随意将手背在背后向你走来。
  
  那洁白的付丧神优雅美好得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
  
  你冲他笑了笑,只觉得嗓子干涩,便捂着嘴轻轻咳了两声。不料指间带来了别样的触感,你低头一看,两朵细细小小的白花正安然躺在你手心。
  
  大概是鹤的恶作剧——你这样想着,随手将它丢下,起身去迎那’恶作剧’的罪魁祸首了。
  
  tbc。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