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堇

老婆饼里没有数珠丸
头像来自@啾啾
我爱他。

[刀剑乱舞](主压切)独占欲

  我!要向主压切沼的太太表白!
  
   @勃士-沼民从入门到沉底 太太我爱你啊!!!
  
  
  
  “压切……长谷部。”
  
  气流在唇齿间打了个转,轻轻巧巧的被吐出,开合间溢出的轻雾迅速消失在空气里。审神者收刀入鞘,敛着眼看着自己面前刚刚显现出来的付丧神。
  
  “我听说过你。还有…你的前主。”
  
  强大的灵压一瞬间席卷而上。
  
  长谷部瞳孔猛的一缩,扑通一声单膝跪在地上。他扯了扯嘴角,准备好的话一句也憋不出来。冷汗淋淋下只能一手握拳抵在胸前,一手紧紧握着他的本体刀,做出驯服的样子的低下头不敢直视审神者的眼睛。
  
  “你很挂记他啊…哼,织田信长……”
  
  他的主眯了眯眼,眸中暗光一闪而逝。
  
  已是深冬,地面冰的可怕。一阵一阵的寒气顺着膝盖往上钻,长谷部握拳的手松开又捏紧,只感觉眼前忽明忽暗,耳朵里嗡嗡的响作一片。他晃了晃脑袋,悄悄地掐了一把大腿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刀,拿来我看。”
  
  几乎将他拍倒在地上的强大灵压来得快去的也快,长谷部深吸了一口气,忍着胸部的窒闷恭敬地将那把金鞘的打刀递了上去。
  
  “噌——”
  
  银白的华光撕裂了空间,斩碎了一把斜刺里试图偷袭的短刀。
  
  “!!!没发现敌袭是我的疏忽!主,请您立即返回本丸!”
  
  煤灰色短发的男人猛的抬起头,冲着审神者低声喊道。审神者猝不及防的撞进那双藤紫色的海洋里,竟然看得呆滞了一瞬。
  
  “主!”看见他没有反应,长谷部有些急了,但此刻自己的本体还在别人手里,自己没有任何武器简直就是不堪一击。主出行难道没有刀剑男士跟随吗?长谷部咬紧了下唇,戒备的四处逡巡每一处的风吹草动。
  
  “拿好你的刀,跟我回去。”
  
  审神者闭了闭眼,将刀收回丢给了长谷部。看他小心的接住却又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添了一句,
  
  “我不管什么织田信长,记住…我,才是你现在的主人 ,直到你碎成粉末,这个事实也不会改变。”
  
  “……如果是主的命令。”
  
  “哼。”
  
  
  
  两人迅速脱离了战场,躲到一片密林里等待大部队的救援。长谷部跟随在审神者的后面,有点走神的瞟着他手里那柄打刀。
  
  很眼熟,简直就像是自己手中的这把一样…等等?
  
  “阿鲁基…冒昧的问一句,您手中的是…?”
  
  “啊,你说这个。”审神者回头瞥了他一眼,晃了晃手里的与打刀付丧神本体一模一样的刀剑,漫不经心的道,“这是国宝,名为压切长谷部。”
  
  “……”长谷部张了张嘴,一时竟卡了壳。
  
  虽然走在前面看不到付丧神的表情,但审神者明显愉悦了几分,“只是仿刀罢了,毕竟如果真的把压切长谷部国重带走了,日本那边会跟我们翻脸的。”
  
  “不过,这把仿刀的工艺也是十分的上乘,虽然与国宝本身有些逊色,但仍然是难得的佳作。”审神者将刀举高了一点,借着林间乍泄的日光拔出一点刀身欣赏,“就连这皆烧纹,也是美丽无比的呢。”
 
  压切长谷部,刃生第一次产生了严重的地位危机。
 
  tbc.
  
  
  

评论(1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