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堇

老婆饼里没有数珠丸
头像来自@啾啾
我爱他。

[刀剑乱舞]瘾瞒( 珠青 )一

    数珠丸×笑面青江,ABO,师♂生(高中有学分制),现代paro,车头。
  
  
  
  白色针管里透明的液体逐渐下降,注入到微凸的青色静脉里。
  
  青江闭上眼,感觉到体内蠢蠢欲动的燥热终于被压了下去。他长舒了一口气,拔掉针头丢在一旁,拿起一小块消毒棉按住针眼。
 
  身侧的纸盒子里散乱的摆放了两只空的针管,有一只的针头还带了点血。
  
  抑制剂对他已经要不起作用了。
  
  青江睁开眼,冷静取代了稍纵即逝的迷茫。
  
  他站起身将桌子上的盒子收拾掉,脆弱的玻璃制品果不其然的划破了他的手指。青江皱了皱眉,只是吸吮了一下就没再理会。
  
  烟呢。
  
  他一拍脑袋,抓起风衣外套打开了房门。
  
  
  
  “一共200円,谢谢惠顾。”
 
  青江点了烟,曲起一条腿靠在路灯杆子上深深吸了一口。
  
  熟悉的烟草气息充斥着肺腔,在神经末梢滚了一圈后被轻轻吐出。路灯昏黄的光被朦胧的烟雾晕染得模棱两可,影影绰绰地泄出几分金红的光彩来。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
  
  已是午夜,马路上空无一人,偶尔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也是迅速远去便再也没了声息。
  
  空旷的街道上只有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还亮着。
  
  深秋的风倒灌着往每一个露出的地方钻,青江瑟缩了一下,把因过长而卷起的袖口放了下来。
  
  衣服窄而瘦长,明显不合身。
  
  他向道路的尽头张望了一下,除了越来越暗淡的路灯灯光之外再无他物。
  
  于是青江把还剩大半的烟掐掉,随意的往地上一扔,转身离开了。
  
  
  
  打开房门,脱下衣服,洗澡,冲咖啡,窝进沙发一气呵成。
  
  简单的擦了擦还滴着水的发梢,青江慢吞吞的从风衣口袋里摸出一个白色手机。两三天不用,手机边缘缺损的地方似乎显得陌生了起来。好像因为是什么人送的关系,他并没有换掉已经老化了些的手机。
  
  开机的时间有点长,青江摩挲了下手指间粗糙的质感,猝不及防的看见了手机的锁屏界面。
  
  屏幕里深绿发色的男孩子扎着露出额头的利落马尾,揽着一个黑白发色的男人冲着镜头笑的开心。而男人虽然抿了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但眼角眉梢却透露出显而易见的的无奈和纵容来。
  
  他僵硬了一瞬,手指下意识的点开边缘亮着红点的信息。应用加载的空白页面挡住了壁纸,这才让青江回过神来。他上下划了划,点进其中最近的联系人
  
  [风雅]:笑面青江你是死了吗?!!为什么不来上课?电话不接消息不回,公寓里也见不着你人影!这学期你要是再不来上课得扣多少学分你心里没有点数吗?我可不会帮你签到了!!
  
  [风雅]:而且你翘得最多的怎么是数珠丸老师的课?!你以前听的不是挺认真的吗?是死是活你倒给个消息啊!!!!
  
  笑面青江挑起了嘴角,指尖灵活的在屏幕上按动。
  
  [来快♂活啊]:最近家里有点小事,明天就去上课。
  
  [风雅]:原来你还没死啊?!!!
  
  [来快♂活啊]:之定~
  
  [风雅]:…再这么叫就斩了你哦
  
  [来快♂活啊]:之定好凶啊…小夜子都可以叫的……嘛,不要太想我哦~~~
  
  [风雅]:………
  
  歌仙还是老样子啊。
  
  青江嘴角噙着笑,向下滑动联系人时,一个灰色头像猝不及防映入眼帘。头像右侧亮了一个红色的信息标志,显示的时间是一天前。
  
  薄唇怪异的拐了个弧度,僵硬的拉直了。
  
  [诸行无常]:?
  
  [诸行无常]:怎么还没来上课?生病了吗?
  
  青江捏着手机的指节用力得有些泛白。
 
  那个时候还能够拒绝彻底标记,果然只是简单的帮忙吧?
  
  只是简单的帮助突然发情的学生解决问题而已吧?
  
  对吧?
  
  ……
  
  「是否将联系人移入免打扰名单?」
  
  腺体处临时标记的牙印已经消掉了。
  
  但……
  
  算了算了,断了也罢。
  
  「移动完成。」
  
  
  
  
  
  

评论(1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