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是姓堇才是名

学业繁重,更新迟缓
只管挖坑不管填
主刀剑乱舞,墙头包括盗笔hp阴阳师王者等等等等…不会主动写,但偶尔会推荐。
乙腐通吃,主珠青。
数珠丸恒次,笑面青江,太郎太刀,对这三振完全无法抗拒,不定时掉落主×刀or刀审。
感谢支持。

[刀剑乱舞]珠青 「魇」(壹)

  噩梦or失眠患者珠子×食梦貘paro青江(的序)
  
  注:血腥描写有,死亡描写有。
  
  可接受者继续↓↓↓
  
  ————————————————————————————
   
  震耳欲聋的喊杀声,火舌卷上木梁噼啪的爆裂声,金属交击时清脆的嗡鸣声,刀光撕碎黑暗带起的破空声。
  
  利器扎进肉体沉闷的噗嗤声。
  
  又是这个梦。
  
  倒下的敌人脸上似乎带着不甘。
  
  腾起的火焰模糊了面容,点亮了浸着红的夜。血流汩汩的流淌,不动声色的染深了一大片无辜的土地。
  
  持刀的僧人浴着剑影,白色的太刀划破了凛然的刀光,不知道是第几个人的鲜血喷涌着溢出,洒在持刀人的衣襟和脸上。
 
  斩。斩?斩!
  
  僧衣,鲜血,本不应共存的物事默契的交融,成为了杀戮的主旋律。而白色的刃剑沉默着履行他的职责,只在血花飞溅时嗡鸣,不知是兴奋还是抗拒。
  
  燃着火的寺庙,燃着火的佛。燃着火的眼睛,燃着火的罪过。
  
  「锋利」到可以一刀斩下敌人的头颅,固然是刀值得称赞的品质。
  
  但若是一柄佛刀呢?信仰与天职,该遵循的到底是什么呢?
  
  于是夜夜痴缠的梦让他痛苦,让他沉默。
  
  
  
  直到喧嚣渐止。
  
  火焰仍在独舞,变深的灰袍持刀而立,不甚清晰的脸在血与焰光中扭曲。
  
  一蓬暗光簌地没入后心。
  
  
  
  又是这一幕——他的主人,日莲上人身陨的那一刻。
  
  无数个夜里,他目睹着这一幕,或激动,愤膺,悲伤,或挣扎,痛哭,嘶吼。
  
  直到沉默和无动于衷。
  
  
  
  接受了,但不代表他仍不介怀。
  
  怎能不介怀?那可是,那可是……
  
  
  
  太刀扑通一声掉进血泊,渐渐粘稠的血液缠上了刀身,固执的不肯离去。
  
  即使配上雪一般的刀拵,即使莲花与佛珠烙印般与之纠缠,即使刃剑如何锋利,
  
  也斩不断深入骨髓的血与火。
  
  “骨碌碌——”
  
  他低下头。
  
  入目是血染的深紫。
  
  tbc。
  
  ————————————————————————————
  考虑了一下还是不要多逼逼了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