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是姓堇才是名

学业繁重,更新迟缓
只管挖坑不管填
主刀剑乱舞,墙头包括盗笔hp阴阳师王者等等等等…不会主动写,但偶尔会推荐。
乙腐通吃,主珠青。
数珠丸恒次,笑面青江,太郎太刀,对这三振完全无法抗拒,不定时掉落主×刀or刀审。
感谢支持。

[刀剑乱舞]论刀剑的修复及保养(四)

  如题,女审×刀,每一把刀剑的婶婶都不一样。
  
  药总,退酱,超短小的退酱……不好写。
  
  写的不好,因为热度还不如之前的一半……拖了好久啊这个系列…还有温暖三十题……存稿箱里一堆的新坑没动笔……要死要死
  
  ————————————————————
  
  7.药研藤四郎

  本篇私设刀剑重伤时,付丧神的肉体并不会随本体而修复。
  
  (有部分相同刀剑同时出没情节)
  
  
  
  “我出去了。礼物带点什么好?”
  
  少年模样的付丧神这么对你说着,转身走出了本丸。
  
  你知道他会给你带前几天你特意在他耳边念叨的发卡,哪怕用的是他自己的小判。但你无论如何也没有没想到,他是这样带回来的。
  
  鲜血淋漓的被同样挂了彩的刀剑们背着,手里还死死攥着那个发卡。
  
  “…还不错吧?啊,被血弄脏了……”
  
  强撑着把捏得微微变形的发卡递到你手里,他终于坚持不住昏了过去。
  
  “药研藤四郎!!!”
  
  
  
  说实在的,一睁眼就看见一个跟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人还是有点微妙的别扭。
  
  “醒了就没有大问题了,本体已经修复好了,不过你还得躺半个月。”从仓库里被紧急捞出来显形的二振扫了他一眼,将一大碗黑漆漆的药汁放在他床头柜上,“大将在外面,要我去叫她来进来吗?”
  
  “谢谢你了。”药研冲他点了点头。
  
  “要不是你重伤我也没机会出来,不必谢我。”他转身拉开拉门走了出去。药研看了一眼自己几乎缠满绷带的上半身,叹了口气。
  
  急切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药研?我进来了哦?”审神者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哑,药研赶紧向上拉了拉被子,试图盖住几乎一丝不挂的上身。
  
  审神者走了进来,手里端着的盘子里放着一些食物。药研这才感觉自己肚子饿了,连忙伸手接过来。审神者抱着膝盖坐在地板上,歪头看他狼吞虎咽的把东西吃完。
  
  “还疼吗?”审神者淡淡的问。
  
  “……不。”药研默默的放下筷子,“已经不疼了。”
  
  “检非违使?”
  
  “是。我办事不力,请大将责罚。”
  
  “…真傻……”
  
  “?”药研错愕的抬起头。
  
  迎上来的,是一个带着咸涩泪水的吻。
  
  
  
  8.五虎退
  
  “…呜……呜呜……”
  
  “太好啦…好痛好痛的……”
  
  “想摸一摸小老虎吗?呜…它们很温顺的,嗯,是我的伙伴。”
  
  “太好了,小老虎们也很喜欢主人呢。”
  
  “欸?主人…嗯…可以,可以摸的……”
  
  “主人很温柔呢…最喜欢主人了~”
  
  “哎?一期尼?!咦?咦咦咦?!”
  
  审神者,战线崩溃。
  
  (要不要猜猜婶婶摸了哪里?)

评论(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