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是姓堇才是名

学业繁重,更新迟缓
只管挖坑不管填
主刀剑乱舞,墙头包括盗笔hp阴阳师王者等等等等…不会主动写,但偶尔会推荐。
乙腐通吃,主珠青。
数珠丸恒次,笑面青江,太郎太刀,对这三振完全无法抗拒,不定时掉落主×刀or刀审。
感谢支持。

[刀剑乱舞]佛前愿(上)

  数珠丸恒次×笑面青江,最后一章有你们都想要的嘿嘿嘿,不过我还一个字没动呢等着吧。(不,不存在的)
  
   @月笙 这是我媳妇,就是那个睡前故事系列的小珠子嘿,我媳妇天下第一可爱,这篇主要就是为她写的www  
  
  中篇,三章结束的样子,人物ooc严重!严重!严重!!珠青好冷……
  
  ————————————————————
  
  年轻的僧人跪坐在佛堂中央,乌白的头发缠着佛珠长至及腰。佛前一盏昏黄的长明灯明明灭灭,在墙上映出一个摇晃的影子。
  
  “诸行无常,诸漏皆苦,诸法无我,涅槃寂静。”
  
  他似是叹息了一声。
  
  “吱呀———”
  
  老旧的木门悠悠然拉长了调子。
 
  一个人影闪了进来。他一言不发,只是静静走到数珠丸身后站定,任由烛火将自己的影子拉长,与另一个印在一起。
  
  香炉里的香燃了长长的一截之后窸窸窣窣的落了下来。
  
  “夜里凉。”笑面青江先沉不住气,将自己的外衣披在数珠丸身上,一点点把头发都拨出来,“早点回去吧。”
  
  “……斩杀人的道具,却在守护佛道,这样的存在方式,是错误的吗?”
  
  “……”青江没有说话,只是俯身抱住了他。
  
  “没想到…我竟然会拿起武器……”数珠丸抬起手,鲜血的滑腻感似乎仍留在掌心。他微垂的眼睫轻颤了几下,一剪灿金的流光闪闪烁烁。
  
  “挥刀,是为了守护想要守护的人,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是为了体现自己存在的价值。”青江的声音有些嘶哑,他紧紧的搂着眼前单薄的身体,“坚守本心,我的兄长。”
  
  “……”
  
  “南无妙法莲华经……”
  
  
  
  笑面青江挥刀砍下最后一个敌人的头颅。
  
  敌人化为碎片消散,尸体的位置处腾起的白光凝结成一把刀的模样。他见怪不怪的叹了口气,甩了甩刀收回鞘中。
  
  “这一次会是什么刀呢,如果是数珠丸就好了啊。”审神者在众人的背后中跳出来,娇小的身影灵巧的窜到刀影前面,伸手去碰那刀。
  
  只怕是加州清光或者山姥切国广,要不就是烛台切或者大俱利——以审神者的运气,绝对出不了更好的刀了。
  
  然而一个曾经牢牢印刻在脑海里的清冷声音响了起来。
  
  “……我,名为数珠丸恒次。人的价值观的几度变化的漫长时光中,追寻佛道至此而来。”

  再一次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笑面青江眨了眨眼,不知为何忽然有点想哭。
  
  “终于捞到珠子了!青江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喜极而泣的审神者扑上去抱住了数珠丸,笑面青江回过神来,无奈笑着拎起她的衣领,抬头对上了兄长微阖的双眸。
  
  “我回来了,贞次。”
  
  “……啊,欢迎回来,兄长大人。”
  
  
  
  审神者回到本丸之后当场决定为数珠丸举办欢3迎会。一时间偌大的本丸忙忙碌碌,笑面青江想去帮忙,却被以“带回数珠丸的大功臣”为名推到一旁喝茶。
  
  青江拿着审神者硬塞给他的茶壶,无可奈何的去了三日月他们经常喝茶的地方,却发现只有数珠丸静静坐在那里。
  
  “兄长大人怎么也在这?”笑面青江坐到他旁边,点起炉子开始烧水。半开的水将茶叶冲泡两次,他倒好一杯递给了他的兄长。
  
  数珠丸接过茶杯却不急着喝,慢慢的把玩瓷白的茶盏,温度一点点缠上他的手指,“贞次不也在这里吗?贞次来得,我就不许了?”
  
  笑面青江失笑,“是是是,兄长大人说什么都对。”他捧着茶杯感叹,“我与兄长大人分别了这么多年,想不到还有再见的一天。”
  
  “缘分未尽。”
  
  “缘分……”笑面青江怔了一怔,忽然弯了眉眼,“姻缘?”
  
  “去。”数珠丸不轻不重的敲了敲他的脑袋,就算知道他是故意摆出的哭脸,也还是担心自己下手重了,只好轻轻揉了揉他的头。
  
  “打扰了——”一道爽朗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烛台切光忠从另一头过来,“数珠丸殿有什么忌口吗?只吃素斋?”
  
  “在下……”数珠丸话没说完就被青江抢了去,“哥哥他茹素,口味清淡,不喜欢吃葱花韭菜,还有芹菜或者味道大的东西……”
  
  所有人都盯着青江,他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也越渐渐涨红了,“哎呀,我去跟你做就好了!”说完把茶杯一撂,也不等烛台切跟上就往厨房飞跑。
  
  “青江君跟数珠丸殿关系很好呢。”烛台切无奈的看了那边一眼,“抱歉,我先去了。”
  
  “啊…辛苦您了。”
  
  
  
  数珠丸恒次,数珠丸殿,兄长大人……恒次。
  
  笑面青江看着数珠丸与宗三相谈甚欢的侧脸,狠狠地喝了一大口酒。
  
  话说这酒是审神者带来的洋酒吧?后劲真大…嗝儿。
  
  月色朦胧,青江站起来,踉踉跄跄的站起身向数珠丸的方向走了两步。
  
  “……贞次?你喝醉了……”
  
  他的声音像从云雾里传来一样模糊不清。
  
  “…哥哥……回家,回家去……”
  
  “…好,回家……”
  
  恍惚着有人撑起了 他的肩膀,带着他往青江部屋的方向去了。
  
  数珠丸肩膀上的骨头好硬啊,硌得他浑身不舒服。笑面青江嘟哝了两声,向他的方向蹭了蹭。
  
  “……怎么喝这么多…对身体不好……”
  
  数珠丸絮絮的说着,他的声音时近时远,青江得耳里只听得嗡嗡的一片。虚软的定住脚步转身扳正他的身子,踮起脚向噪音的源头堵去。
  
  耳边的一切都消失了,笑面青江只感觉自己附上了一对柔软冰凉的唇,带着淡淡的说不出的香气,连心中的烦闷都减少了。
  
  月色如水。
  
  记不得是数珠丸先推开了青江,还是青江先松开了他,总之在青江醒来的时候,偌大的部屋又只剩他一人了。若不是叠的整整齐齐的另一套被褥还放在哪里,青江都快认为昨天的只是一个梦罢了。
  
  他摸了摸下巴,又回想起那个冰凉的、带着不知名香气的吻。

评论(9)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