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是姓堇才是名

学业繁重,更新迟缓
只管挖坑不管填
主刀剑乱舞,墙头包括盗笔hp阴阳师王者等等等等…不会主动写,但偶尔会推荐。
乙腐通吃,主珠青。
数珠丸恒次,笑面青江,太郎太刀,对这三振完全无法抗拒,不定时掉落主×刀or刀审。
感谢支持。

[刀劍亂舞]上弦

  超自豪的 @毛利小野狼

          暗搓搓偷窥大野很久了,终于鼓起勇气写文勾搭他了XD
  
  然而因为军训所以一直拖啊拖啊拖啊……
  
  三日月×女审,乙女向,第二人称,因为专门为(勾搭)大野写的,所以是繁体(然而我并不知道大野喜欢看简体还是繁体……),看不惯繁体的小可爱们可以去我主页看简体版。谢谢理解~
        (之所以没有链接是因为我是手机版…)
  
  ————————————————————
  
  三日月宗近就像天邊的明月一樣,只可遠觀,不可褻玩。
  
  你本是不指望得到他的。
  
  無論是在演習場還是在萬屋遇見,你都是面無表情,像對待普通付喪神一樣對待他們,不動聲色的把心中那一絲慾念按捺下去。
  
  沒有人看出異樣,你對所有刀劍一視同仁,日子就這麼平平淡淡的過了下去。
  
  直到做今天的日課時,你習慣性的順手給剛剛放好材料的爐子裡塞了個加速符。
  
  霎時間爐子裡彩光四起,你下意識抬起手用袖子擋住眼睛。
  
  “我是三日月宗近。因鍛造時形成的時刃紋較多,故而名為三日月。請多指教。”
  
  你的瞳孔縮小了一瞬。
  
  心跳加速,渾身的血逆著往上湧。
  
  好熱。
  
  許是你沉默的時間太長了,那抹寶藍的華光歪了歪頭,“?”
  
  “…咳,啊,嗯……”你嘴裡冒出幾個毫無意義的音節,只覺得喉嚨乾澀的很。吞了口口水,你轉頭艱難的大吼了一聲,“…長谷部!”
  
  “主,有何吩咐?”發現異樣在門外守候多時的近侍推門而入。
  
  “…帶、咳,三日月去參觀一下本丸。”
  
  “是,主。”
  
  你只覺得耳朵熱得發燙,在他們踏出門去之後,默默摀住了臉。
  
  ——————————————————
  
  每當你正視三日月的時候,就會抑制不住的心跳加速,面紅耳赤甚至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
  
  你知道這代表了什麼。
  
  但這怎麼可以,那可是天上的明月,你怎麼配……
  
  可你就是忍不住接近他。偷偷的打聽三日月喜歡的茶點,悄悄地送到他的茶友鶯丸身邊;在早晨精心打扮的漂漂亮亮,只為了路過他身旁時驚豔的一眼;在情人節為了掩人耳目給全本丸的刀劍男士準備了巧克力,卻只在他的那份裡放了他喜歡的夾心……
  
  這樣小心翼翼的甜蜜多麼幸福。
  
  直到——
  
  隔壁本丸的嬸嬸暗墮了,因為三日月拒絕了她的求愛,因此她幾乎屠光了本丸。
  
  你也參與了那次圍剿。在幾乎點燃黑夜的火光和喊殺聲中,你看見了那個渾身浴血,抱著一把滿是裂紋的太刀
大聲嘶號的嬸嬸。
    
  那場火燒的真大啊。
  
  如果…三日月拒絕了她?
  
  ……
  
  徹夜難眠。
  
  第二天,你申請了一周的現世假期。
  
  再回來之後,一切都不一樣了。
  
  有意無意的錯開他的活動時間,只在吃飯或者會議的時候偶爾見面,見到了也只是微笑的打招呼再說幾句話,看起來禮貌而疏離。
  
  即使看見新來的小狐丸和他親密的坐在一起,你也依舊面無表情的轉身離去。
 
  他們是同一個刀派的兄弟,平日里自然是親密無間的。
  
  親、密、無、間。
  
  ……
  
  這種心情,本來就不應該存在。
  
  ————————————————————
  
  然而自欺欺人只能維持在表面。
  
  在某一個你不願回憶卻又情不自禁浮想起來的夜裡,你做了一個夢,春夢。
  
  夢的主角是三日月和你。
  
  ……
  
  心亂如麻。
  
  你顧不上被別人發現異樣,更加變本加厲的躲著三日月,不去正廳吃飯,手入只用加速符,甚至連迎接歸來的刀劍的習慣也被你省略。
  
  大家紛紛揣測你如此反常的原因,然而只有從最開始就跟隨你的那振刀劍知道為什麼。
  
  在一個晚上,笑面青江趁你吃完飯一個人散步的時候,將你堵在了平時沒有人經過的走廊裡。
  
  “你對三日月的態度不對勁吧?”他開門見山的問。
 
  “不,沒有。”你飛快的搶白,“我並沒有躲著他,只是最近現世那裡有點事情,所以……”
  
  “騙人。”他立即打斷了你,俯身向你逼近,那隻金色的眼眸近在咫尺,“我可是你的近侍,我怎麼不知道你最近收到了現世的信件?
  
  …該死,竟然把這事忘了。
  
  “你想說什麼?”
  
  “你是喜歡的吧?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逃避自己的心意呢?”
  
  堅固的殼出現了裂痕。
  
  你沉默著抿緊了唇。
  
  笑面青江一動不動的看著你,似乎你再不說點什麼就要一直跟你耗下去了似得。
  
  你偏過頭去,聲音前所未有的嘶啞。
  
  “…是,我喜歡。”
  
  ……
  
  轉角處一片寶藍的衣角悄然離去。
  
  ————————————————————
  
  “我向時之政府申請了辭職。”
  
  消息一下頓時引起了軒然大波,付喪神們吵吵嚷嚷的大聲討論,聽的你太陽穴突突直跳。
  
  咔擦。
  
  好像有人捏斷了筷子。
  
“我在現世找到了合適的結婚對象,很快就會舉行婚禮,因此不會再留在本丸了。我已經向時之政府申請了一位靈力高強的審神者,他會接手這個本丸。”你一口氣說了一大堆,喘了口氣,站了起來。 “明天就走,我先去收拾下行李。”
  
  鴉雀無聲。
  
  你快步走出了大廳。
  
  ————————————————————
  
  所以說,到底是為什麼才走到了這一步呢?你抱著膝蓋坐在走廊上,看著自己呆了了多年的庭院出神。
  
  院子裡靜謐無人,平日池塘里吵個不停的青蛙也閉了嘴,四周只剩下風吹過楓葉的沙沙聲響,你偏著頭,靜靜看著那輪弦月爬上山崗。
 
  “…為什麼?”
  
  你聞聲回頭,另一輪弦月映入眼簾。
  
  “……啊,大概是,因為求而不得,所以選擇了逃避吧?”你垂下眼,低低的說著,彷彿是在自言自語。
  
  “已經喜歡到這種小心翼翼的地步了嗎?那麼,他是誰?”他強迫你正眼看他的臉,眼底那輪彎月清晰而明亮,卻蘊藏著你看不懂的情緒。
  
  沒關係吧……只靠近一次?只是這樣的話,沒關係吧?
  
  反正也……
  
  “是你,三日月,我喜歡的人是你。”
  
  “從很早很早之前,在我沒有鍛到你的時候,我就已經喜歡上你了。”
  
  “雖然現在說什麼都沒有意義了,但是我…嗚!”
  
  那輪彎月近在眼前。
  
  ……
  
  “……哈…不會換氣嗎?”
  
  “……我也是呢。”
  
  ————————————————————
  
  這篇文的寫作流程是這樣的,構思,起稿,完善,刪改,刪改刪改刪改刪改刪改刪改刪改刪改……
  
  總之,拖了很久還是很抱歉了(九十度鞠躬)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