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是姓堇才是名

学业繁重,更新迟缓
只管挖坑不管填
主刀剑乱舞,墙头包括盗笔hp阴阳师王者等等等等…不会主动写,但偶尔会推荐。
乙腐通吃,主珠青。
数珠丸恒次,笑面青江,太郎太刀,对这三振完全无法抗拒,不定时掉落主×刀or刀审。
感谢支持。

[刀剑乱舞]上弦

  三日月×女审,乙女向,第二人称,是送给大野那篇的简体版。
  
  ————————————————————
  
  三日月宗近就像天边的明月一样,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你本是不指望得到他的。
  
  无论是在演习场还是在万屋遇见,你都是面无表情,像对待普通付丧神一样对待他们,不动声色的把心中那一丝欲念按捺下去。
  
  没有人看出异样,你对所有刀剑一视同仁,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了下去。
  
  直到做今天的日课时,你习惯性的顺手给刚刚放好材料的炉子里塞了个加速符。
  
  霎时间炉子里彩光四起,你下意识抬起手用袖子挡住眼睛。
  
  “我是三日月宗近。因锻造时形成的时刃纹较多,故而名为三日月。请多指教。”
  
  你的瞳孔缩小了一瞬。
  
  心跳加速,浑身的血逆着往上涌。
  
  好热。
  
  许是你沉默的时间太长了,那抹宝蓝的华光歪了歪头,“?”
  
  “…咳,啊,嗯……”你嘴里冒出几个毫无意义的音节,只觉得喉咙干涩的很。吞了口口水,你转头艰难的大吼了一声,“…长谷部!”
  
  “主,有何吩咐?”发现异样在门外守候多时的近侍推门而入。
  
  “…带、咳,三日月去参观一下本丸。”
  
  “是,主。”
  
  你只觉得耳朵热得发烫,在他们踏出门去之后,默默捂住了脸。
  
  ——————————————————
  
  每当你正视三日月的时候,就会抑制不住的心跳加速,面红耳赤甚至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你知道这代表了什么。
  
  但这怎么可以,那可是天上的明月,你怎么配……
  
  可你就是忍不住接近他。偷偷的打听三日月喜欢的茶点,悄悄地送到他的茶友莺丸身边;在早晨精心打扮的漂漂亮亮,只为了路过他身旁时惊艳的一眼;在情人节为了掩人耳目给全本丸的刀剑男士准备了巧克力,却只在他的那份里放了他喜欢的夹心……
  
  这样小心翼翼的甜蜜多么幸福。
  
  直到——
  
  隔壁本丸的婶婶暗堕了,因为三日月拒绝了她的求爱,因此她几乎屠光了本丸。
  
  你也参与了那次围剿。在几乎点燃黑夜的火光和喊杀声中,你看见了那个浑身浴血,抱着一把满是裂纹的太刀
大声嘶号的婶婶。
    
  那场火烧的真大啊。
  
  如果…三日月拒绝了她?
  
  ……
  
  彻夜难眠。
  
  第二天,你申请了一周的现世假期。
  
  再回来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有意无意的错开他的活动时间,只在吃饭或者会议的时候偶尔见面,见到了也只是微笑的打招呼再说几句话,看起来礼貌而疏离。
  
  即使看见新来的小狐丸和他亲密的坐在一起,你也依旧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去。
 
  他们是同一个刀派的兄弟,平日里自然是亲密无间的。
  
  亲、密、无、间。
  
  ……
  
  这种心情,本来就不应该存在。
  
  ————————————————————
  
  然而自欺欺人只能维持在表面。
  
  在某一个你不愿回忆却又情不自禁浮想起来的夜里,你做了一个梦,春梦。
  
  梦的主角是三日月和你。
  
  ……
  
  心乱如麻。
  
  你顾不上被别人发现异样,更加变本加厉的躲着三日月,不去正厅吃饭,手入只用加速符,甚至连迎接归来的刀剑的习惯也被你省略。
  
  大家纷纷揣测你如此反常的原因,然而只有从最开始就跟随你的那振刀剑知道为什么。
  
  在一个晚上,笑面青江趁你吃完饭一个人散步的时候,将你堵在了平时没有人经过的走廊里。
  
  “你对三日月的态度不对劲吧?”他开门见山的问。
 
  “不,没有。”你飞快的抢白,“我并没有躲着他,只是最近现世那里有点事情,所以……”
  
  “骗人。”他立即打断了你,俯身向你逼近,那只金色的眼眸近在咫尺,“我可是你的近侍,我怎么不知道你最近收到了现世的信件?
  
  …该死,竟然把这事忘了。
  
  “你想说什么?”
  
  “你是喜欢的吧?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逃避自己的心意呢?”
  
  坚固的壳出现了裂痕。
  
  你沉默着抿紧了唇。
  
  笑面青江一动不动的看着你,似乎你再不说点什么就要一直跟你耗下去了似得。
  
  你偏过头去,声音前所未有的嘶哑。
  
  “…是,我喜欢。”
  
  ……
  
  转角处一片宝蓝的衣角悄然离去。
  
  ————————————————————
  
  “我向时之政府申请了辞职。”
  
  消息一下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付丧神们吵吵嚷嚷的大声讨论,听的你太阳穴突突直跳。
  
  咔擦。
  
  好像有人捏断了筷子。
  
  “我在现世找到了合适的结婚对象,很快就会举行婚礼,因此不会再留在本丸了。我已经向时之政府申请了一位灵力高强的审神者,他会接手这个本丸。”你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喘了口气,站了起来。“明天就走,我先去收拾下行李。”
  
  鸦雀无声。
  
  你快步走出了大厅。
  
  ————————————————————
  
  所以说,到底是为什么才走到了这一步呢?你抱着膝盖坐在走廊上,看着自己呆了了多年的庭院出神。
  
  院子里静谧无人,平日池塘里吵个不停的青蛙也闭了嘴,四周只剩下风吹过枫叶的沙沙声响,你偏着头,静静看着那轮弦月爬上山岗。
 
  “…为什么?”
  
  你闻声回头,另一轮弦月映入眼帘。
  
  “……啊,大概是,因为求而不得,所以选择了逃避吧?”你垂下眼,低低的说着,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已经喜欢到这种小心翼翼的地步了吗?那么,他是谁?”他强迫你正眼看他的脸,眼底那轮弯月清晰而明亮,却蕴藏着你看不懂的情绪。
  
  没关系吧……只靠近一次?只是这样的话,没关系吧?
  
  反正也……
  
  “是你,三日月,我喜欢的人是你。”
  
  “从很早很早之前,在我没有锻到你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
  
  “虽然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但是我…呜!”
  
  那轮弯月近在眼前。
  
  ……
  
  “……哈…不会换气吗?”
  
  “……我也是呢。”
  
  ————————————————————
  
  这篇文的写作流程是这样的,构思,起稿,完善,删改,删改删改删改删改删改删改删改删改……
  
  总之,拖了很久还是很抱歉了(九十度鞠躬)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