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是姓堇才是名

学业繁重,更新迟缓
只管挖坑不管填
主刀剑乱舞,墙头包括盗笔hp阴阳师王者等等等等…不会主动写,但偶尔会推荐。
乙腐通吃,主珠青。
数珠丸恒次,笑面青江,太郎太刀,对这三振完全无法抗拒,不定时掉落主×刀or刀审。
感谢支持。

[刀剑乱舞]笑面青江的睡前故事系列(二)

  写在文前的话:
  
  很好,你们的作者没有出货的情况下成功的咸了。
  
  《海的儿子》《卖火柴的小鹤丸》《美男与野兽》《莴苣王子》《灰小伙儿》等等等等……
  
  主cp青珠,微鹤一期。
  
  出场人物:笑面青江,数珠丸恒次,鹤丸国永,烛台切光忠,大俱利伽罗,压切长谷部,秋田藤四郎,五虎退,一期一振。
  
  放飞自我.jpg
  
  ————————————————————
  
  在失败的睡前故事之后,笑面青江深刻的总结了自己的错误,并打算改过自新从新做刃(并不)
  
  “兄长!我特意跟一期讨教了讲故事的方法,我再给你讲一个吧?”
  
  “不,贞次,今天没打雷,我……”
  
  “QVQ”
  
  “……只许讲一个。”
  
  “好!故事的名字叫做《卖火柴的小鹤丸》”
  
  “…等等?!”
  
  
  
  在圣诞节的前一天下了一场大雪。
  
  厚重的雪压弯了松树的树枝,伐木工没砍两下就被劈头盖脸的雪块埋住了。小孩子们却非常高兴,打雪仗,堆雪人玩的不亦乐乎,空中满是扬起来的雪花。
  
  橱窗里被层层叠叠的彩灯妆点的圣诞树下摆满了礼盒,街头上洋溢着节日来临的兴奋和紧张感。人们匆匆忙忙的走过,在电话里讨论着着今天丰盛的晚餐。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
  
  唱着歌的小孩子们跑远了。他们穿着厚厚的红色棉衣,手里拿着烟花和礼物玩耍着,毛绒绒的帽子和手套看起来保暖极了。
  
  鹤丸国永站在并不能避风的墙角羡慕的看着。
  
  不知是谁家的火鸡散发出了诱人的香气。小鹤丸攥紧了手里的一把火柴,吞了口口水。他想起了从前母亲做的饭菜,每年的圣诞节那天,他的母亲总会在帮工的主人家给他偷偷藏一块肉,在被醉鬼父亲发现之前放进他的碗底。
  
  而现在,那只和他一样的、总是笑着看他的金色眼睛却暗淡了下来。
  
  妈妈生了很重的病,需要这笔卖火柴的钱来救她。
  
  太阳已经落山了,风开始吹起来,乌云聚拢,一场大雪就要来了。小鹤丸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打了个喷嚏。
  
  一辆马车从他身边奔驰而过,激起的雪花将他迷的睁不开眼睛。
  
  “……我不需要圣诞礼物,也没兴趣和你们打好关系。”
  
  “欸,这可是限量的猫咪布偶哦?我排了很久的队才买到的呢。小俱利不是很想要吗?”
  
  “…切…没兴趣……”
  
  装饰着彩灯的马车拐过街角不见了。
  
  鹤丸国永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他的火柴一根也没有卖出去,得赶快加把劲了。
  
  “卖火柴啦,有人买火柴吗?上好的火柴,三小判一把,有人买吗?”
  
  没有人理他。
  
  风越来越大了,已经有细小的雪花飘了起来。
  
  鹤丸国永想了一想,往远处嬉戏的几个孩子走去。
  
  “你们要买我的火柴吗?”
  
  远处一个水蓝头发的青年正在向孩子们招手。
  
  小鹤丸往前走了一步,“你们要买我的火柴吗?”
  
  “秋田…你听见有人说话吗?”一个白色头发的小男孩儿停了下来,颤抖着问。
  
  “我…我听见了……”
  
  小孩子们对视一眼。
  
  “鬼呀——!!!”
  
  “……”
  
  鹤丸国永转头,他反反复复看了几遍,才从橱窗里看见了自己和雪地同色的身影。
  
  这就是他卖不出去火柴的原因吗……
  
  天已经完全黑透了,远处钟楼上的指针缓缓指向了十二点,圣诞节正踏着钟声一步一步来临。
  
  雪越来越大了。
  
  小鹤丸冷的受不了了,他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划着了一根火柴。
  
  暖暖的,小小的,明亮的光。
  
  鹤丸国永惊喜极了,眼看着火柴将要熄灭,他赶紧又划着了一根,又划着了一根……
  
  温暖的火光照亮了他的脸。
  
  好冷…好困…好饿啊……
  
  身体好重……
  
  在昏过去之前,小鹤丸好像看见了一片蓝色的天空出现在火光里。
  
  “……妈妈…?”
  
  暴风雪开始了。
 
  
  
  “怎么样,是不是有趣多了?”
  
  “…并没有……”
  
  (开头的妈妈指的是烛台切,所以最后鹤丸把一期的金色眼睛看成了他)

评论(9)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