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是姓堇才是名

学业繁重,更新迟缓
只管挖坑不管填
主刀剑乱舞,墙头包括盗笔hp阴阳师王者等等等等…不会主动写,但偶尔会推荐。
乙腐通吃,主珠青。
数珠丸恒次,笑面青江,太郎太刀,对这三振完全无法抗拒,不定时掉落主×刀or刀审。
感谢支持。

[刀剑乱舞]狐鸣之夏

  粉丝点文,鸣狐专场。

  说起来鸣狐是我第一本命来着我都快忘了(被打)

          @撒旦

  
  壹

  “是狐狸们告诉我的。”

  
  “主公,我们这是…迷路了吧。”

  在鸣狐跟着你第三次路过这棵枫树时,小狐狸终于一头黑线的叫住了你。

  “啊哈哈哈,是吗?”你挠了挠头,“毕竟所有的树长得都一样,迷路什么的……嘛。”你索性一屁股坐在石头堆上,拿起随身携带的水壶喝了几口。

  小狐狸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让您带路是我们想多了,还是让鸣狐来吧。”它忧心忡忡的跳到你们前面,“一定要在天黑之前与大家会合啊……”

  鸣狐转过身,向你伸出手,他的脸隐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很累?”

  “不累,我们走吧。”你叹了口气,抓住他的手站了起来。

  树木很茂密,阳光费力的冲破层层叠叠的枝叶照在地上,细碎的光斑晃着你的眼睛,小狐狸聒噪的声音混合着昆虫或者其他什么动物发出的窸窣声响不绝于耳。

  走在前面的打刀少年身影并不十分高大,但你却莫名的感到安心。你的视线扫过他苍色的耳坠,不经意的想起林间偶尔泄露的一片湛蓝色的天空。

  手指间忽然的空荡让你猛然的回过神,不自觉的停下脚步,你发现你们已经走出了森林。

  恍惚着与大部队汇合,你回头看了一眼那片森林。树木的芬芳气息混合着一股淡淡的皂角香气,似乎仍萦绕在你鼻尖。

  
  贰

  “……很好吃,谢谢你。”

  
  “油豆腐怎么做?”小狐丸疑惑的转过身,“主人想吃的话,烛台切应该可以给您做吧。”

  “不不不,我是想学啦。”你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听说小狐做的油豆腐跟别人做的不一样,所以很想亲手做试试。”

  “哦~原来如此。”小狐丸笑的狡黠,“我看主公是打算做好了送给谁吧?”

  “小狐丸!”你原地炸毛,“到底教不教?不教我就把你的毛都剃了!”

  “哎呦呦我的好主人,我教就是了,欸欸欸别揪我的头发啊疼疼疼……”你跟小狐丸一路打闹着走向厨房,没有注意转角处一个有些僵硬的背影。

  “……给我的?”

  一向沉稳冷静的鸣狐略微睁大了眼,看起来有点呆萌。他肩上的小狐狸馋的口水都流出来了,“主人!我也要吃啊!”

  “对啊,我跟小狐丸学的,请你来帮忙试味啦。”你无视了小狐狸的哀号,“快尝尝看。”

  不过没有试过味的油豆腐怎么会让他吃呢?只不过是借口罢了。

  鸣狐脱下一只手的手套,拈起一块放入口中咀嚼。

  “怎么样怎么样?”你一脸期待地看他。

  “…还可以。”他似乎有些别扭,“味道很好。”

  小狐狸迫不及待的从你手里叼了一块,“…唔呣呣呣,第一次做的话非常棒了,主公好厨艺啊!”

  “嘿嘿,好吃就好,不枉我手都烫着了……”你意识到自己说说漏嘴了,连忙把手往身后藏。

  “手给我。”

  “…不给。”

  “给我。”

  “……不。”

  “……”

  “…没什么啦,就是烫红了一点……”

  “……”

  “…给。”

  鸣狐拉过你的手,手背上烫红了一大片,甚至还起了点水泡,而你只是草草用水冲了一下就急着把油豆腐端给他,连药都没上。

  鸣狐好看的眉头紧紧皱着,拉着你就往粟田口部屋的方向走。他走的有点快,你一下子被他拉了个踉跄。鸣狐虽然抓的还是很紧,但走得已经慢了些。

  药研藤四郎拉开拉门就看见鸣狐带着你站在门口。他一眼就看见了你手上的烫伤,眉头顿时皱的跟鸣狐一样,“怎么才过来?”

  你在心底吐槽他家果然是一个刀派的,连生气也是一个气势。药研简单的给你的手消过毒之后,拿起针就在火上烤。

  “这是要干嘛?”你看他这阵势吓了一跳,不自禁的就往后躲,“拿针干什么药研你有话好好说啊!”

  “水泡不挑破会感染的。”药研没好气的白了你一眼,“手伸过来。”

  “我怕疼……”你咬着下唇试图装可怜,失败。

  没有伤的手被轻轻握住了。你讶异的转头,对上了鸣狐看不出波澜的金色瞳孔。

  “别怕。”

  “……”

  小狐狸什么时候不见了……

  
  叁

  “ 僕は君を好きになった。 ”

  
  从粟田口的部屋出来,你闷闷不乐的跟在鸣狐身后。前面的人忽然停了下来,你没注意被撞的退了几步。

  “不高兴吗?”鸣狐背对着你轻声道。

  “没有不高兴。”你顺势坐在走廊边上,微风轻轻吹起你的鬓角,“本来做油豆腐是想让鸣狐高兴的,结果却让你生气了。”

  “……”

  他也坐了下来,檐下的风铃随着风摇晃,鼻尖闻到了那股清新的皂角香气,你的眼前又恍惚着浮现出那个令人安心的背影。

  真应该感谢那个森林呢。

  “…手,还疼吗。”

  厚厚的药膏把伤处裹了个严实,淡淡的清凉早就驱散了痛意,你摇摇头,“好多了。”

  鸣狐侧过身来,阳光斜斜的打在他的脸上,衬得那双金眸越发璀璨。

  “……”

  他的唇瓣开开阖阖,你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周围的声音一下子淡的什么也听不见。

  热血上涌,心跳加速。

  “……我也喜欢你。”

  一片樱花在你眼前悠悠然飘落。

  然后就以狂风暴雨的气势吹了起来。

  传、传说中的樱吹暴风雪!

  你俩狼狈的被冲开了。

  

  肆

  “……被发现了。”

 
  迷路了啊,真没办法,我带你出去吧。

  手一直握着我不放,在害怕吗?

  ……狐狸好吵。

  会带你出去的,别怕。

  
  油豆腐的话,我也会做。

  为什么不来找我……

  ……原来是做给我吃的。

  狐狸太吵了,干脆把豆腐都塞给它。

  …后悔了。

  真是蠢死了,竟然把自己弄成这样。

  很疼…?要哭了吗?

  ……因为我。

  
  不高兴了吗……被我说了。

  看见你和小狐丸…所以生气。

  ……手还在疼吗。

  ……

  …喜欢你。

  ……

  真是太好了…

  !!!

  该死…没法控制……
 

         熬夜修仙终于写完了

         然而依旧卡文卡到无法自拔

         明天能不能看到第九题还是个未知数……
  

评论(1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