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是姓堇才是名

学业繁重,更新迟缓
只管挖坑不管填
主刀剑乱舞,墙头包括盗笔hp阴阳师王者等等等等…不会主动写,但偶尔会推荐。
乙腐通吃,主珠青。
数珠丸恒次,笑面青江,太郎太刀,对这三振完全无法抗拒,不定时掉落主×刀or刀审。
感谢支持。

[刀剑乱舞] 温暖三十题 (三)

  如题,题目是在网上找的,日更或隔日更,甜虐都有,有cp向和乙女向,也有bl向,没肉!最多肉渣。

  ————————————————————

  4.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

  石切丸×微笑绿河(划掉)笑面青江 玫瑰蜂蜜茶
  

  “虽然说斩杀的是幽灵,但究竟也只是个小孩子,随随便便就能砍下去,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呢。”笑面青江低低的叹息了一声,注视着茶杯里沉沉浮浮的叶片,刘海盖住的脸上看不出波澜。

  “况且因为这种原因而不能成为神剑,真是让人心里不是滋味啊。”他讽刺的勾了勾唇角,仰头将茶一饮而尽。石切丸自然的伸手接过杯子,为他添上新的。

  “兴许百年之后人们的看法改变了,你会变成神剑也说不定。”石切丸也轻啜了一口茶,清苦带着回甘在唇齿间缓缓绽开复又消弭。“再说了,我又不在乎。”

  “你在不在乎有什么用!”笑面青江被他气的笑了,“想不到石切丸大人竟然这么强势,我是指不要脸的程度。”

  “早就打破了我的平常心,还要我在乎这些?”石切丸不疾不徐的饮茶,“至于强势与否,昨天晚上你不是见识过了吗?”他伸手拉下笑面青江高高的衣领拉链,露出了锁骨处大片的暧昧痕迹,“还没喂饱你?”

  ……夭寿啦!御神刀耍流氓啦!

  笑面青江没好气的打掉了他的手,却掩不住脸上猝然浮起的红晕,“我看你就是个闷骚。怎么今天不用去出阵吗?跑过来骚扰我?”

  “自然是要的。”石切丸笑眯眯拿起自己的本体,“想看看你再走。”

  “那你看够了吧,赶紧走走走,我现在还腰疼着呢。一大早去找药研拿药差点没被他笑死,真是…”笑面青江满脸通红的赶人,却不防他忽然俯下身,“你干嘛啊还……”

  刘海被拨开,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了他的额头上。

  “今晚,我会温柔些。”

  “……”

  “///////////”

  
  5.“床单要绿色还是蓝色?”

  和泉守兼定×你   现代paro  熔岩蛋糕

  本来写的是太郎,刚开始还好,但是写着写着忽然崩的连我都不认识,所以临时把男主角换成了爱抖露XD

  
  “那个…和泉守兼定,我喜欢你!请跟我交往吧!”

  说完你就后悔了。

  这种毫不庄重的表白是什么鬼啦!你记得自己刚吃完饭还没刷牙,头发没洗妆也没化,身上的衣服还是昨天的没来得及换,手里连朵花都没有(?),这形象简直是糟糕透了!

  而你忽然表白的起因,是一个不认识的女生托你转交的情书。强烈的危机感迫使你来不及过过脑子就冲动的表白了。

  这样子表白怎么都不可能成功吧……就在你欲哭无泪的打算说这只是个玩笑来缓解气氛时,和泉守带着点无奈的嗓音在你头上响起了。

  “竟然让女孩子先表白……那好吧。”

  “哦,好…等等,你说什么?”

  “我说,我答应跟你交往。”

  “……”

  “那么,你介意现在同居吗?”

  “……???”

  然后你就一脸懵逼的被他拉到超市去买生活用品了。

  你看着专注的挑选牙刷的和泉守兼定,默默的拉了拉他的衣角。

  “?”

  “和泉守…刚表白完就同居,是不是有点太快了…”说实在的,你还没能完全消化‘和泉守兼定有和你结婚的意愿’这个重磅炸弹呢。

  “不快。”他低头继续挑选,“我喜欢你很久了,你也喜欢我很久了,既然已经拖了这么久,为什么还要再等下去?”

  “……”

  有…有道理欸……

  可能是幸福来得太快,你总感觉哪里有些不踏实,“可是……”

  “没有可是。”和泉守放下碎花毛巾转头看你,他的脸上难得的认真,“我知道可能有些太快了,但是你知道吗,我在很久之前就关注你了。”

  “你还记得在很久前一次花火大会上,你给一个小男孩买了一只棉花糖吗?那时候我很重要的人生病死了,我心里甚至有想过自杀。”

  “那时你对我说:‘无论怎样,都要振作起来啊,他不会喜欢你伤心的,喏,我请你吃棉花糖。’”

  “你知道吗,我一下子就记住你了。”

  “一记就记了十三年。”

  “我一点点的搜集你的信息,但直到我们上了同一所大学,我才有机会靠近你,天知道我等这个机会等的都快疯了。”

  “那个男孩向你表白的时候,我恰好路过。你知不知道我用了多大力气,才克制住没有冲上去给他两个耳光。”

  “而且,今天我打算先向你表白的。”他摸了摸鼻子,脸微微的红了,“没想到被你抢先了。”

  “所以,”和泉守执起你的手,那双蓝眸前所未有的坚定,“我们交往吧,以同居为前提的那种;我们同居吧,以结婚为前提的那种;我们结婚吧,以相守一生为前提的那种。”

  你怔怔的看他,忽然笑了。

  和泉守兼定微微屏住了呼吸。

  “这算求婚吗?”

  “不算,我连花都没拿,戒指都没有,这顶多算彩排,肯定还要有一个盛大的仪式的。”和泉守说的飞快,仿佛怕错过什么一样。

  “那,床单你要蓝色的还是绿色的?”

  “…有浅葱色的吗?”

  “没有。别想了,红色的只能结婚时用。”

  “……那就蓝绿色。”
  

  我要甜死你们!疯狂撒糖!撒糖!撒糖!不,这已经不是撒糖的级别了,这是要发糖的节奏啊。

  天知道爱抖露那句情话是怎么写出来的,想了半天还是觉得没改最好。

  这篇超甜(我自认)的糖算是拖更的致歉,因为忽然去了没有网的奶奶家所以……

  总之不会有下次了,非常抱歉!(土下座)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