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一只东篱堇

我身体里好像有两个我,一个肮脏,一个端庄。
隶属于@嬴政非人类烹饪中心
主厨刀剑乱舞,乙腐通吃,荤素不忌。偶尔乙女产出,腐向主珠青,请注意避雷
有古怪的收集癖和强迫症
本人性格温和黄暴,比较好说话。美术生修炼中,墙头众多,偶尔推荐某些神奇的东西。
因为雷点较少,所以涉猎的方面比较广,文风自然飘忽不定。有时候某篇文忽然看不见了,可能就是我修文去了。
☆拖更是日常,不要见怪☆
挺有意思的一个人嘛(挠脸)

[刀剑乱舞]温暖三十题 (一)

  如题,题目是在网上找的,日更或隔日更,本来打算一次放两篇一篇五百字,结果一写就超……甜虐都有,有cp向和乙女向,也有bl向,没肉!最多肉渣。

         温暖三十题也能分分钟写刀子给你看哦。

         我更新了你们感动不感动?

  ————————————————————

  1.一杯可乐两只吸管

  烛压切 小甜饼 现代paro
  

  “所以我到底为什么要答应那家伙啊…”压切长谷部抱着胳膊站在电影院门前,第三次在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手中的电影票被汗水浸得微微有些发皱,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又一次抬头向那个路口张望。路人不经意扫过的视线让他后背紧绷,焦躁地原地走了几步,长谷部转移注意力似的盯住街角的糖果店猛瞧。

  “一…一期尼……”招牌下坐着一个银白头发的小孩子,不知所措的抱紧了手里的小奶猫,“呜…好可怕……”

  “久等了!”熟悉的声音从身侧传来。

  长谷部自己也没发觉的舒了一口气,赶紧转过头来,“你怎么来的这么晚,我……”

  他一下子卡壳了。

  烛台切光忠换掉了他平日里的黑西装,穿了一件款式简洁的白色长袖衬衫。袖口处微微向上捥了一圈,露出的皮肤与黑色的短手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第一次见到他便装的形象,长谷部竟然有些微微的晃神。

  “怎么了?”许久没有听到下文的烛台切有些不安,难道自己的发型乱了?明明出门之前好好检查过的,那是因为来的有点晚吗?虽然没有超过约定时间,但看起来长谷部等的更久……自己应该来得再早一点儿的,让喜欢的人等待自己什么的实在是太不帅气了。

  “…不,没什么”长谷部轻咳了一声,“我们先进去吧,电影快开始了。”说完立即别过头,掩饰似的走在了前面。

  烛台切给他的票是时下的热门,电影院里排队的人非常多。长谷部发觉烛台切的目光不时扫过自己,连忙低头装作检查电影票的样子。他扫了一眼座位号,忽然发现他们的座位是挨着的。

  当时烛台切给他票的时候,他几乎都不敢正视他的脸,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自然没工夫仔细去看电影票。

  两个人坐在一起看电影什么的,不就是约会吗!

  跟烛台切光忠约会!

  长谷部这才意识到这次电影的性质,他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可能是穿的太多了,长谷部扯了扯领带,虽然电影院里有空调,但还是有点热。

  “给。”一个冰冰凉的东西忽然塞到了手里。长谷部吓了一跳,手一抖就要丢到地上。烛台切眼疾手快的一接,把差点就壮烈牺牲的可乐杯捞了回来。

  “啊,抱歉!”长谷部连忙道歉,电影开场了,他赶紧端端正正坐好,拿起可乐杯喝了一口。加了冰的可乐带着气泡滑下喉咙,闷热随之压了下来。

  杯子上插了两个吸管。长谷部把杯子放在两个人座位之间,两人一人一个吸管,可乐喝完了,电影也结束了。

  心猿意马,心神不宁,心跳如雷。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谁也没记住电影的内容。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