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是姓堇才是名

学业繁重,更新迟缓
只管挖坑不管填
主刀剑乱舞,墙头包括盗笔hp阴阳师王者等等等等…不会主动写,但偶尔会推荐。
乙腐通吃,主珠青。
数珠丸恒次,笑面青江,太郎太刀,对这三振完全无法抗拒,不定时掉落主×刀or刀审。
感谢支持。

论刀剑的修复及保养(三)

  如题,女审×刀,每一把刀剑的婶婶都不一样。

  本篇光忠麻麻专场。

  下期预告:药研藤四郎,五虎退。

  粟田口专场2333

  6.烛台切光忠

  “嗯…厨台切光忠?”你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被他阴沉的面孔吓了一跳,“不是吗?阳台切光忠?灶台切光忠?唔……”

  “我、叫、烛、台、切、光、忠,请记住了,主上!”烛台切闭了闭眼,感觉自己的伤口更疼了。

  #审神者总是记不住我的名字怎么办,在线等,急#

  #虽然听起来帅气了很多,但还是超不爽#

  #冷静,形象,我要保持形象#

  “那个,柜台切…呃,光忠,我先给你手入吧。”你看着他腹部狰狞的伤口,放弃了记住他的名字的想法。

  “……是。”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手入室,烛台切将本体交给你,在榻榻米上坐下。可能是因为一不小心牵扯到了伤口,他整个人微微抖了一下。

  “很疼吗…”你的眉头皱了起来,手下的动作更轻了些,心底有些懊恼。

  “没有很疼。只是伤成这个样子,实在是太不帅气了。”烛台切脱下差不多被血染透的外甲,轻轻嘶了一声。

  你不经意的一抬头,却怎么也移不开眼了。

  黑色短发的付丧神微微皱着眉头,小心的揭开伤口处的衣衫,衣服破损的很厉害,烛台切光忠干脆直接将衬衫撕脱下来,沾着药水往伤口上涂。

  细细密密的汗珠布满了他裸露的肌肤,线条流畅的肌肉明晃晃的吸引着你的目光,身上的汗水和血腥气夹杂着战场上的杀伐气息扑面而来,从未经历过战争的你不免有些紧张。此刻,那只总是微微笑着的蜜金眼眸略略低垂,眉宇间是掩不住的疲惫。

  早知道应该让药研来帮他处理伤口的。你有些走神的修复受损的刀身,一边忍不住的往他身上看。

  腹肌好棒…还有马甲线我的天……你低头瞟了一眼自己肉肉的小肚子,挫败的叹了口气。

  “怎么伤得这么重?”你看着他一圈一圈的往伤口上缠绷带,屏住呼吸,装作不经意的问。

  “那个地图被标记检非违使了。幸好发现的及时,不然可能就没办法完整的回来了。”烛台切光忠苦笑了一声,“这个练级点我是不能去了,但是新的地图等级又太高,看来只能去等级低一点的图了。”

  你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为他手入。烛台切包扎好伤口之后,就静静坐在那里看着你。

  “…咦?这是……御守?”烛台切光忠拿回修复好的本体,看着上面挂的一个小小的金色布袋,疑惑的问了一声。

  “不许再这样重伤回来了。”你低着头收拾工具,刘海遮住了脸,看不出表情。

  烛台切有些惊讶。恍然之后他笑着摸了摸你的头,“不会有下次了。不过,叫错别人的名字可是很失礼的行为啊。”

  “知道了,吧台切光忠。”

  “…是烛台切。”他无奈的摇摇头,披上自己的西服外套,“晚上想吃什么?”

  “乌冬面。”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