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是姓堇才是名

学业繁重,更新迟缓
只管挖坑不管填
主刀剑乱舞,墙头包括盗笔hp阴阳师王者等等等等…不会主动写,但偶尔会推荐。
乙腐通吃,主珠青。
数珠丸恒次,笑面青江,太郎太刀,对这三振完全无法抗拒,不定时掉落主×刀or刀审。
感谢支持。

论刀剑的修复及保养(二)

  如题,女审×刀,每一把刀的婶都不一样。

  这篇是太郎太刀的专场,本来有两篇的,但是太郎实在是太帅,写着写着就爆字数了,干脆把烛台切放到晚上发好了XD

  左文字.不高兴一家齐了,太郎和次郎来了三对,一期二振也有了,萤丸约了两只石切丸在喝茶,狐球和鹤烦国永组队搞事,还差爷爷莺丸明老板,大阪城刚过四十层,短刀队连六图一层都没过…路漫漫啊(叹气)

  下篇预告:烛台切光忠

  
  5.太郎太刀

  这么大的刀,手入起来超麻烦的啊…你欲哭无泪的用光了又一罐修复粉,认命的启开一罐新的。

  又大又重又沉——真是的,这么大的刀谁挥得动啊呜呜呜手都酸了……

  当整个大太刀都手入完毕,你只觉得整个人都要虚脱了。赌气似得把刀往地上一搁,你向后躺倒在地上,活动着酸麻的手腕和脚踝。

  面容俊美的付丧神顿了一下,抬手将你抱了起来。

  “欸欸欸太郎去哪儿?”你手忙脚乱的想要挣脱,却被按的更紧了。你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一手托着你,一手毫不费力的拎起那把比你都高的刀,心里想妈个鸡下次我一定要让他举着刀手入。

  “回您的卧房,在手入室休息的话会着凉的。”太郎太刀的声音不咸不淡,也不说把你放下,就这么抱着你往回走。

  不得不说,太郎太刀实在是太高了。你无意往下一瞥,立即抱紧了他的脖子。开玩笑,掉下去屁股绝对会摔成八瓣的!

  你不敢再往下看,索性将头埋进他颈窝里。熟悉的清冷气息充斥鼻腔,你一点点放松下来,身子也不再那么僵硬了。夏夜的微风夹杂着淡淡的樱花香气吹来,沉闷的空气一扫而光。你索性放弃了挣扎,在带着凉意的怀抱里换了个姿势,任他抱着往前走。

  太郎太刀此刻却有点不好受。他的审神者身子娇娇小小的,抱起来又轻又软,仿佛没有骨头一样。而她现在正紧紧贴在他怀里,呼吸的热气打在他敏感的耳侧,熏得他的眼尾更加鲜红。

  这条走廊怎么这么长…

  “为什么不用加速符?”他的声音从头上传来,明明是问句,偏偏被你听出几分冷淡,“灵力都耗光了。时间那么长,腿早就麻得动不了了吧。”

  “欸,也没有很累啦……”你只是想光明正大的摸他的本体,而且这可是难得的独处的机会,“我听次郎说,用加速符的话你们是得不到休息的,而且有的审神者经常用加速符连轴转的让你们出阵,我怕太郎会累。虽然脚的确麻掉了……”你的声音越来越低,有些心虚的不说话了。

  “…没必要。”他的胸口起伏了一下,好像有话要说,“……要保重身体。”

  “知道了啦……”

  直到把你送到卧房门口,一直沉默的大太刀才停下脚步,小心的将你放了下来。

  “太郎等等!”你叫住转身想要离开的付丧神,“我有份战令要交给长谷部,你在这里等一会儿再走。”

  他没有拒绝,低头跟着你走进了卧房。只是在你铺纸的时候,静静立在一侧为你磨墨。

  你拿起毛笔专心写字。几绺碎发从额前滑下,你随手把它别在耳后,红豆手链与纤白的手腕奇异的和谐。你专注的和毛笔较量,没有注意到身侧那人一点点热起来的目光。

  夜风夹着晚樱从未关上的窗子里吹了进来,一片花瓣晃晃悠悠的落进了砚台,被恍惚着磨成了墨汁。皎皎的月光撒在纸上,竟然将人看痴了。

  “红袖添香啊。”你放下笔吹干纸上的墨迹,忽然没来由的感叹了一句。

  “…我走了。”美好的气氛毁的一干二净,太郎太刀黑了脸,拿过战令转身就走。

  “慢点,小心头…!”

  “梆——”

  “太郎你怎么又撞门框上了……手入不要钱吗?!”

  #仿佛知道了开头太郎是怎么进的手入室了2333#

  #今天太郎也在撞门框呢#

  #给大太刀手入心好累真的,轻伤就特么六个小时啊#

  不知不觉被塞了一嘴狗粮的长腿部:今天主上的战令怎么这么香?

  另:灵感来自b站 每天回家都看见太郎在撞门框

         战令:公文之类的东西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