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是姓堇才是名

学业繁重,更新迟缓
只管挖坑不管填
主刀剑乱舞,墙头包括盗笔hp阴阳师王者等等等等…不会主动写,但偶尔会推荐。
乙腐通吃,主珠青。
数珠丸恒次,笑面青江,太郎太刀,对这三振完全无法抗拒,不定时掉落主×刀or刀审。
感谢支持。

刀剑乱舞 幻象

         兼堀,有玻璃渣,没有狐球的车,是的我卡肉了。

  “我叫和泉守兼定,不仅帅气而且……唔!”刚刚被召唤出来的和泉守兼定话还没说完,就被飞扑过来的胁差打断了。
  “兼先生,我好想你啊……”
  “…啊,让你久等了,国广。”
  
  “兼先生的头发非常漂亮呢。”
  “那是自然。怎么样,有没有被我的帅气迷住?”
  “哈哈,兼先生既帅气又强大,谁都会被您迷住的。”
  那你被我迷住了吗?
  
  “兼先生,生日快乐!”
  “嗯?今天是我生日?我怎么不记得了?”
  “如果记得才奇怪吧…兼先生这么粗心……”
  “堀川你说什么?大点声?”
  “啊没什么,快吹蜡烛!”
  “对了堀川,你说我应该插多少蜡烛啊?”
  “呃…一两百根吧……”
  “…长谷部和博多会杀了我的,绝对。”
  “……算了,还是先许愿吧兼先生。”
  “………”
  “兼先生许了什么愿呢?”
  “唔…希望以后还能一直和堀川在一起,呃,还有本丸的大家。”
  “…嗯,一定会的。”
  “这是什么?”
  “您的生日礼物,兼先生。”
  “是御守极啊,堀川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说的像我平时很小气一样…”
  “哈哈哈,谢谢你堀川,我很喜欢。”
  
  [“兼先生,这里是函馆呢。”
  “……我知道。”
  “也就是说主人他…不,原来的主人他……”
  “我知道!”
  “…说不定可以逃过一劫……”
  “不行不行!你这家伙忘记怎么被叮嘱的吗?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历史就是历史!”
  “但是兼先生,你在哭哦……”
  “就你话多……”]
  
  “情报给我,小心敌人的佯攻!”
  “可恶,索敌失败了!鹤翼阵!”
  “兼先生!小心!”那个人这么惊呼着撞了过来。
  大片的鲜血染红了视野。
  “!!!”和泉守兼定一下子从床铺上坐起,惊魂未定。
  只是个梦。
  “怎么搞的跟一期一样…”他有些痛苦的揉了揉额头,平复了呼吸。
  
  明媚的日光透过纸门照亮了屋子,门外起早的太郎太刀和石切丸正在祈祷,一期一振在挨个叫醒他的弟弟们,几只鸟儿在莺丸身旁叽叽喳喳的叫着,争食他手里的点心碎屑。
  而他身边的铺位空空荡荡的,上面的人早就不在了。
  “兼先生,再不起来的话就赶不上早饭了!快,我帮您穿衣服!”堀川国广拿起他的羽织,焦急地对他说。
  “好,我这就起。”和泉守兼定下意识的抬起手。
  可能是他的动作太大了,眼前的人蓦地化作光粒一点点消散在空中。
  他慢慢的放下手,眼眶一点点红了。
  风吹过纸门带起哗啦啦的响声。
  该醒醒了,和泉守,堀川国广已经死了。
  
  和泉守兼定站在锻刀炉前,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刀匠被打晕捆在角落里,现在锻刀房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深吸一口气,打开了一个布包。
  布包里面是一些刀的碎片。碎片不是很碎,只是和普通的刀相比少了很多,甚至比短刀还少。和泉守小心的取出碎片,连手指被割破都没有理会。
  台子上是一把没有锻成的刀胚,从样式看像是一把胁差。
  碎片和刀胚一起投入锻刀炉中,火焰中和泉守的神色恍惚不定。
  00:00:00
  樱花的花瓣飘了起来。
  “不好意思——啊!”
  和泉守兼定大力的把胁差抱紧怀里,声音不自觉的上了一丝哭腔,“堀川…你终于来了……”
  怔了一下,堀川国广伸出手回抱住他。
  “啊,让您久等了,兼先生。”
  
  “堀川?你们在说什么呢?”和泉守远远就看见国广家的山伏在跟崛川说话,不禁大步走了过去。
  “啊,兼先生,山姥切国广就要过生日了,我们在讨论送他什么颜色的被单好。”堀川国广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您说山姥切会喜欢粉色吗?”
  和泉守兼定想象了一下披着粉嫩嫩被单的山姥切……
  “…还是换一个吧,我怕他直接把你丢进刀解池。”
  “哈…哈哈…不会那么严重吧……”
  “对了,堀川。”和泉守不经意似得问,“我过生日的话你打算送我什么?”
  “嗯?您的生日?”崛川眨了眨眼,“呃,让您更加帅气的新衣服?”
  “…啊,这样啊。”和泉守兼定沉默了一下,笑着说,“那你们继续商量吧,我记得今天是我马当番,我先走了。”
  “咦?我记得兼先生不喜欢马来着?”崛川挠了挠头,却发现和泉守兼定已经走远了。
  ——THE END——
  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

  锻刀那里,堀川的碎片少了很多不只是因为在战场上丢失了,和泉守在这之前就已经尝试过很多次,都失败了,所以碎片才这么少,而且新的堀川国广也只有一点点记忆。

  完全没写出我想写的啊,如果有撞梗的话,请立即告诉我,我好及时处理。

  而且我之前一直打的是崛(jue二声)川国广,忽然觉得不对,去百度才发现是堀(ku一声)川国广…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