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是姓堇才是名

学业繁重,更新迟缓
只管挖坑不管填
主刀剑乱舞,墙头包括盗笔hp阴阳师王者等等等等…不会主动写,但偶尔会推荐。
乙腐通吃,主珠青。
数珠丸恒次,笑面青江,太郎太刀,对这三振完全无法抗拒,不定时掉落主×刀or刀审。
感谢支持。

醉酒play(上)

  如题,男审x刀,第二人称,一刀一个婶,上部是被被和狐球,下部是姥爷和小叔叔。

  喝醉的可不只是刀哦。

  1.山姥切国广

  “我还能喝…嗝儿……”

  醉眼朦胧的近侍伸手去抢你手里的酒杯。

  “不能再喝了,切国,我去让光忠给你做点醒酒汤。”你拨开他的手,架起他试图将他弄进屋子里去。

  “不要!我还要喝……”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山姥切一下子甩开你的手,你被挥得一个踉跄,脚下一绊摔倒在地,“痛痛痛啦!切国你干嘛啊!”

  “欸…?”喝掉线的付丧神呆呆的眨眨眼,“主上怎么躺在地上?”

  “…当然是因为你啦混蛋!”你被气的说不出话来,自己刚刚也喝了不少,这么一摔更是手脚酸软,“拉我起来!”

  山姥切赶紧去扶你,但刚刚的力气好像一下子消失了,不但没把你拉起来,反而自己也摔倒在地上。

  挣扎了半天也没有起来,山姥切国广干脆两手一摊躺在了地上,“反正我这样的仿品,弄脏了也没关系。”

  “怎么能没关系呢?!”你感到好气又好笑,“再说了我也躺在地上啊喂!这么睡会着凉的吧!”

  “着凉…”你的近侍眨了眨眼。你这才发现,刚才的一片混乱中,山姥切平时总是拉的低低的兜帽不知何时滑落了下去,露出了难得一见的金色发丝。

  月光柔和的洒落在他的发上,镀上一层银色的光辉。你看得有些痴了,不由自主的伸手去摸那看起来就很柔软的金发。你拈起一缕捻了捻,手感和想象中的一样好,“切国的头发真是漂亮呢。”

  “不许说我漂亮!”山姥切-头发像猫咪一样好摸-国广不负众望的炸了毛。他打掉你的手,脸上却浮起了一团红晕,也不知道是因为喝醉了还是被你气的。

  “好好好,不漂亮不漂亮。”你也不气,“那美丽怎么样?切国的头发像金子一样好看呢,简直就是童话故事里公主的头发嘛。”

  “什…什么公主!主上不要再拿我开玩笑了啊!”金发付丧神又羞又恼,猛的拉下被单把脸挡住,从地上一跃而起就往屋里跑。

  “欸——切国你的本体还在这里哦——”背后传来你故意拉长的声音,“放在外面会被老虎叼走的呐~”

  “无…无路赛!”气冲冲的付丧神复又折返,一把从你手中抢过自己的本体。他把自己的被单甩的又快又疾,但还是被你瞥见藏在金发下的粉红的耳朵。

  “不拉我起来吗?”你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向他伸手,“我这个样子都怪切国啊~”

  “!”披着被单的白色身影仿佛绊了一下。

  看着那个明显落荒而逃的家伙,你开心的大笑出声。

  2.小狐丸

  “喝酒?您成年了吗?”小狐丸看着拿着清酒和油豆腐的你,有些疑惑的歪头。

  “当然成年了!我已经十九岁了!”你被他气的跳脚,却被他伸手按住了头,“可您还没我的肩头高,平时有认真喝牛奶吗?”

  小狐丸的手很大,常年握刀的部位有厚厚的茧,但是按着头却很舒服…不对!重点不是这个!“我已经很高了,是你太高了啊!我怎么能跟太刀比!”

  “好好好,很高了很高了。”手感真不错。白发的付丧神笑眯眯在廊下坐好,拈起一块油豆腐放入口中,“很美味呢,是您亲手做的吗?”

  你气鼓鼓的也拿起一块,大大咬了一口,“嗯,跟鸣狐学了很久。”味道的确不错,看来自己很有天分。你咀嚼着香甜的油豆腐,满足的想。

  鼓鼓的腮帮子动来动去,活像一只松鼠。小狐丸带着笑打开那瓶清酒,浅浅舔了一口,眼睛一下子亮了,“这么好的酒,您从那里弄来的?”

  你嘴里咀嚼着含糊道,“太郎不许次郎多喝,没收了之后干脆交给我了。”有点口干,你拿过酒瓶想喝,却发现忘了拿多余的酒盅,干脆在小狐丸喝过的地方又喝了一口。

  白发的付丧神瞳孔微缩。

  上好的清酒一点都不辣,反而还甜甜的。你又喝了一口,舒服地眯起了眼。

  像极了一只顺了毛的猫。小狐丸接过酒,大大的抿了一口,审神者口中甜美的香气仿佛顺着酒水滑入腹中。

  “欸,你怎么喝了这么多!”你有些急了,伸手去抢,两人就着一盘油豆腐,你一口我一口的将一整瓶清酒喝了个精光。

  池塘中的青蛙聒噪的叫声越来越小了。

  酒劲上来了吗,好热啊…

  你无意识的扯松了领口。

  本来就很宽松的和服被你这么一扯,大片白皙的胸膛和精致的锁骨顺势裸露,牢牢的吸引了某只狐狸的目光。

  “只是喝酒的话,为什么不去找不动行光和日本号他们呢?”小狐丸的声音有些低沉,你感觉到了危险,不自觉的起了点鸡皮疙瘩。

  “不知道呢,不过想起喝酒,自然而然就想要和小狐丸一起啊。”你仰面躺倒在走廊的过道上,夏夜的微风轻轻拂过,但胸间的燥热并没有减少,“和别人喝酒的话,总感觉提不起劲来啊。”

  “只有我可以陪您一起饮酒吗,那可真是我的荣幸呢。”小狐丸微微一怔,旋即低低的笑了。富有磁性的嗓音在你耳边回响,你的眼睛渐渐迷蒙起来。

  “好热啊,小狐丸…”你拉起他撑着地板的微凉的手放在自己脸上,“真的好热…”

  那只手带着凉意拂过脸颊,你惬意地在大掌中蹭了又蹭。手顺着脸颊向下,略微粗糙的指腹略过锁骨,激起一阵麻痒。划过大敞的衣领,抚上胸前若隐若现的红樱……

  柔软的脸颊,细腻的皮肤,小狐丸的呼吸肉眼可见的粗重了起来。





















  突然刹车的我是不是特别棒!(骄傲)

评论(3)

热度(18)

  1. 回眸浅笑盈li>PL(6Y/di 很喜欢此文字
  2. ninelass="clear">
  • 回眸浅笑盈li>PL(6Y/di 很喜欢此文字
    KE 很喜欢歃yao g87http://imgsize.ph.126.卖药t/?imgurl00ttp:/卖药
  • 回眸浅笑盈li>PL(6Y/di 很喜欢e="玖玖,不说再见 - 0yao g87http://imgsize.ph.126.卖药t/?imgurl00ttp://avaimg.nosdn.127.net/avaimg/bmw0SDBTeE5FbTJQTzErUDJ4ZDM0QT09.jpg_16x16x0.jpg"> KE 很喜欢歃yao g87http://imgsize.ph.126.卖药t/?imgurl00ttp:/卖药
  • 回眸浅笑盈li>PL(6Y/di
    939ef="borde__prev_ armatbor__ ter.com/" ticap > <70e1da"borde__nr:#_ armatbor__ ter.com/" ticap > <学业繁重,更新迟缓< | Powered byMNHFoWWlEb>
  • ">LOFTER srcjquery-1.6.2.or:.js//> elaye agelayer/page"t{minjs?0011'> ', 'body'> $){thi).st; "> $){thi).an932te( ",h px;)},
    $){thi).child;_p("tmment_).ay{("rame> ",hbody>> $){thi).an932te( > elaye agelayer/page"t{minjs?0011'> elaye tborst.126.net/rsc/js/pagelayer/pagelayer.css?0017'/> ':false,'Cc上':6,CplayxtV'){:'© 学业繁重,更新迟'} > elaye en elayeT3RWdz09.jpg?text/javascript' srctent= titlettsrsc2net> elaye en elayeT3RWdz09.jpg?analy s.1hht ti/laystts/t> elaye n elaye _lays_nacc = '姥er';try{screaseTrocker"> }me=h:(e){}> elaye en elaye>var _gaq = _gaq || [];_gaq.p:32(['_ ga.> < = 't{minjs?0011'><' ga.async = ion: ga. r, .ail=easet ti/ga.js' r s = daluheig. Elnt="tsByTagN26.(net/aye'>[0]; s.ed;_ptNode.ines">Be e(g:#8s> })"> > elaye 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