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是姓堇才是名

学业繁重,更新迟缓
只管挖坑不管填
主刀剑乱舞,墙头包括盗笔hp阴阳师王者等等等等…不会主动写,但偶尔会推荐。
乙腐通吃,主珠青。
数珠丸恒次,笑面青江,太郎太刀,对这三振完全无法抗拒,不定时掉落主×刀or刀审。
感谢支持。

双狐 碎刀梗

  这次远征走的很远,队里的刀剑们多多少少都爆了刀装受了轻伤,本来打算立即回到本丸休整,但没想到……
  检非违使①。
  满眼都是刺目的猩红,血的味道令人作呕。
  他不能停。
  鸣狐的后面是重伤昏迷的五虎退,停下来,必碎无疑。
  “这是我作为仿品最好的归宿了。”山姥切国广在为他挡下致命一刀时,这么说道。
  然后他就在鸣狐的面前微笑着破碎了。
  “!”鸣狐想大声喊些什么,但他最终只是沉默着斩下了那把太刀的头。
  “小鸣狐,这次回来我有惊喜要给你呦~”那个人这么说着,目送他随着远征军走出本丸。
  机械的重复刀刺进肉体再拔出的动作,越来越迟钝的身体上新增的伤口越来越多。就连他送给自己的御守都碎掉了。
  痛到麻木。
  回身一刀砍倒一把偷袭的太刀,再也支撑不住的鸣狐终于跪倒在地上。
  面具已经被砍碎了一半,他的眼前一阵阵的发着花,几乎感觉不到疼痛的存在,四肢已经开始不听使唤。
  狐狸怎么还没带着援兵回来…鸣狐用刀支起身体试图站起来,但手脚已经软的连刀柄都握不住。
  不能停…退还在那里……
  一把胁差挟着凌厉的风声向他砍来。
  啊,终于撑不住了吗?鸣狐闭上眼,虽然早就知道会是这种结局,但真到了这一步还是很不甘心呐。
  他还有话没对他说呢……看来没机会了。
  ……
  ?
  鸣狐抬头,一把熟悉至极的太刀架住了那把胁差。
  下一秒,那把太刀生生砍断了胁差,顺势斩碎了敌人。
  “来了…啊。”鸣狐这才发现,喉咙嘶哑得几乎发不出声音。
  那个身影一言不发的冲进敌阵,令他狼狈不堪的检非违使就像切菜一样被他砍倒。
  是啊,他总是那么强大。
  狐狸气喘吁吁的奔过来,“鸣狐你还好吧?刚刚小狐丸大人听说远征军遇到了检非违使,几乎是疯了一样的上马冲过来呢,连战服都没换。”它向后努努嘴,“大部队都被他远远落在后面呢。”
  鸣狐看着小狐丸在敌军中砍杀的身影,一阵失神。
  “鸣狐?鸣狐?听得到吗?”
  白光在眼前一点点亮起,一瞬间所有的疼痛仿佛都消失了。
  那个人冲了过来。
  “鸣狐!请睁眼,请呼吸,请站起……”
  那个人大声嘶喊着什么,但鸣狐已经听不清了。他张了张嘴,将压抑在心头的话说了出来。
  “喜欢哦,小狐丸大人。”
  “……※※※!!”
  鸣狐的嘴角挑了一下。
  “…啊,不行了啊……”
  清脆的破碎声响起。
  “……”
  “我也喜欢你呢,鸣狐。”
  三日月宗近带着大部队赶来时,就看见了这一幕。
         昔日本丸的主力之一的小狐丸抱着一把打刀的碎片,泣不成声。
  ——THE END——
  后日谈
  “来了新的伙伴。”小狐丸站在审神者后面,平淡得道。
  熟悉的聒噪语调响起。
  “呀呀,咱是镰仓时代的打刀,名为鸣狐,吾乃追随其身的狐狸。”
  小狐丸不可置信的抬起头。
  那个无数次入梦的人映入眼帘。
       “请多指教。”
———————————————————————            ①:这里设定为远征也可以遇到检非违使。然而制杖的我经常把检非违使打成违非检使=-=
    本来后日谈还打算虐一虐,比如新锻出来的刀没有之前的记忆啥的,但想来想去还是he比较好XD
@呓眠 来吃我大双狐安利啦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