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墙头翻得比谁都快-堇

我军训去了(悲壮)

[刀劍亂舞]上弦

  超自豪的 @毛利小野狼

          暗搓搓偷窥大野很久了,终于鼓起勇气写文勾搭他了XD
  
  然而因为军训所以一直拖啊拖啊拖啊……
  
  三日月×女审,乙女向,第二人称,因为专门为(勾搭)大野写的,所以是繁体(然而我并不知道大野喜欢看简体还是繁体……),看不惯繁体的小可爱们可以去我主页看简体版。谢谢理解~
        (之所以没有链接是因为我是手机版…)
  
  ————————————————————
  
  三日月宗近就像天邊的明月一樣,只可遠觀,不可褻玩。
  
  你本是不指望得到他的。
  
  無論是在演習場還是在萬屋遇見,你都是面無表情,像對待普通付喪神一樣對待他們,不動聲色的把心中那一絲慾念按捺下去。
  
  沒有人看出異樣,你對所有刀劍一視同仁,日子就這麼平平淡淡的過了下去。
  
  直到做今天的日課時,你習慣性的順手給剛剛放好材料的爐子裡塞了個加速符。
  
  霎時間爐子裡彩光四起,你下意識抬起手用袖子擋住眼睛。
  
  “我是三日月宗近。因鍛造時形成的時刃紋較多,故而名為三日月。請多指教。”
  
  你的瞳孔縮小了一瞬。
  
  心跳加速,渾身的血逆著往上湧。
  
  好熱。
  
  許是你沉默的時間太長了,那抹寶藍的華光歪了歪頭,“?”
  
  “…咳,啊,嗯……”你嘴裡冒出幾個毫無意義的音節,只覺得喉嚨乾澀的很。吞了口口水,你轉頭艱難的大吼了一聲,“…長谷部!”
  
  “主,有何吩咐?”發現異樣在門外守候多時的近侍推門而入。
  
  “…帶、咳,三日月去參觀一下本丸。”
  
  “是,主。”
  
  你只覺得耳朵熱得發燙,在他們踏出門去之後,默默摀住了臉。
  
  ——————————————————
  
  每當你正視三日月的時候,就會抑制不住的心跳加速,面紅耳赤甚至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
  
  你知道這代表了什麼。
  
  但這怎麼可以,那可是天上的明月,你怎麼配……
  
  可你就是忍不住接近他。偷偷的打聽三日月喜歡的茶點,悄悄地送到他的茶友鶯丸身邊;在早晨精心打扮的漂漂亮亮,只為了路過他身旁時驚豔的一眼;在情人節為了掩人耳目給全本丸的刀劍男士準備了巧克力,卻只在他的那份裡放了他喜歡的夾心……
  
  這樣小心翼翼的甜蜜多麼幸福。
  
  直到——
  
  隔壁本丸的嬸嬸暗墮了,因為三日月拒絕了她的求愛,因此她幾乎屠光了本丸。
  
  你也參與了那次圍剿。在幾乎點燃黑夜的火光和喊殺聲中,你看見了那個渾身浴血,抱著一把滿是裂紋的太刀
大聲嘶號的嬸嬸。
    
  那場火燒的真大啊。
  
  如果…三日月拒絕了她?
  
  ……
  
  徹夜難眠。
  
  第二天,你申請了一周的現世假期。
  
  再回來之後,一切都不一樣了。
  
  有意無意的錯開他的活動時間,只在吃飯或者會議的時候偶爾見面,見到了也只是微笑的打招呼再說幾句話,看起來禮貌而疏離。
  
  即使看見新來的小狐丸和他親密的坐在一起,你也依舊面無表情的轉身離去。
 
  他們是同一個刀派的兄弟,平日里自然是親密無間的。
  
  親、密、無、間。
  
  ……
  
  這種心情,本來就不應該存在。
  
  ————————————————————
  
  然而自欺欺人只能維持在表面。
  
  在某一個你不願回憶卻又情不自禁浮想起來的夜裡,你做了一個夢,春夢。
  
  夢的主角是三日月和你。
  
  ……
  
  心亂如麻。
  
  你顧不上被別人發現異樣,更加變本加厲的躲著三日月,不去正廳吃飯,手入只用加速符,甚至連迎接歸來的刀劍的習慣也被你省略。
  
  大家紛紛揣測你如此反常的原因,然而只有從最開始就跟隨你的那振刀劍知道為什麼。
  
  在一個晚上,笑面青江趁你吃完飯一個人散步的時候,將你堵在了平時沒有人經過的走廊裡。
  
  “你對三日月的態度不對勁吧?”他開門見山的問。
 
  “不,沒有。”你飛快的搶白,“我並沒有躲著他,只是最近現世那裡有點事情,所以……”
  
  “騙人。”他立即打斷了你,俯身向你逼近,那隻金色的眼眸近在咫尺,“我可是你的近侍,我怎麼不知道你最近收到了現世的信件?
  
  …該死,竟然把這事忘了。
  
  “你想說什麼?”
  
  “你是喜歡的吧?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逃避自己的心意呢?”
  
  堅固的殼出現了裂痕。
  
  你沉默著抿緊了唇。
  
  笑面青江一動不動的看著你,似乎你再不說點什麼就要一直跟你耗下去了似得。
  
  你偏過頭去,聲音前所未有的嘶啞。
  
  “…是,我喜歡。”
  
  ……
  
  轉角處一片寶藍的衣角悄然離去。
  
  ————————————————————
  
  “我向時之政府申請了辭職。”
  
  消息一下頓時引起了軒然大波,付喪神們吵吵嚷嚷的大聲討論,聽的你太陽穴突突直跳。
  
  咔擦。
  
  好像有人捏斷了筷子。
  
“我在現世找到了合適的結婚對象,很快就會舉行婚禮,因此不會再留在本丸了。我已經向時之政府申請了一位靈力高強的審神者,他會接手這個本丸。”你一口氣說了一大堆,喘了口氣,站了起來。 “明天就走,我先去收拾下行李。”
  
  鴉雀無聲。
  
  你快步走出了大廳。
  
  ————————————————————
  
  所以說,到底是為什麼才走到了這一步呢?你抱著膝蓋坐在走廊上,看著自己呆了了多年的庭院出神。
  
  院子裡靜謐無人,平日池塘里吵個不停的青蛙也閉了嘴,四周只剩下風吹過楓葉的沙沙聲響,你偏著頭,靜靜看著那輪弦月爬上山崗。
 
  “…為什麼?”
  
  你聞聲回頭,另一輪弦月映入眼簾。
  
  “……啊,大概是,因為求而不得,所以選擇了逃避吧?”你垂下眼,低低的說著,彷彿是在自言自語。
  
  “已經喜歡到這種小心翼翼的地步了嗎?那麼,他是誰?”他強迫你正眼看他的臉,眼底那輪彎月清晰而明亮,卻蘊藏著你看不懂的情緒。
  
  沒關係吧……只靠近一次?只是這樣的話,沒關係吧?
  
  反正也……
  
  “是你,三日月,我喜歡的人是你。”
  
  “從很早很早之前,在我沒有鍛到你的時候,我就已經喜歡上你了。”
  
  “雖然現在說什麼都沒有意義了,但是我…嗚!”
  
  那輪彎月近在眼前。
  
  ……
  
  “……哈…不會換氣嗎?”
  
  “……我也是呢。”
  
  ————————————————————
  
  這篇文的寫作流程是這樣的,構思,起稿,完善,刪改,刪改刪改刪改刪改刪改刪改刪改刪改……
  
  總之,拖了很久還是很抱歉了(九十度鞠躬)
  

[刀剑乱舞]上弦

  三日月×女审,乙女向,第二人称,是送给大野那篇的简体版。
  
  ————————————————————
  
  三日月宗近就像天边的明月一样,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你本是不指望得到他的。
  
  无论是在演习场还是在万屋遇见,你都是面无表情,像对待普通付丧神一样对待他们,不动声色的把心中那一丝欲念按捺下去。
  
  没有人看出异样,你对所有刀剑一视同仁,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了下去。
  
  直到做今天的日课时,你习惯性的顺手给刚刚放好材料的炉子里塞了个加速符。
  
  霎时间炉子里彩光四起,你下意识抬起手用袖子挡住眼睛。
  
  “我是三日月宗近。因锻造时形成的时刃纹较多,故而名为三日月。请多指教。”
  
  你的瞳孔缩小了一瞬。
  
  心跳加速,浑身的血逆着往上涌。
  
  好热。
  
  许是你沉默的时间太长了,那抹宝蓝的华光歪了歪头,“?”
  
  “…咳,啊,嗯……”你嘴里冒出几个毫无意义的音节,只觉得喉咙干涩的很。吞了口口水,你转头艰难的大吼了一声,“…长谷部!”
  
  “主,有何吩咐?”发现异样在门外守候多时的近侍推门而入。
  
  “…带、咳,三日月去参观一下本丸。”
  
  “是,主。”
  
  你只觉得耳朵热得发烫,在他们踏出门去之后,默默捂住了脸。
  
  ——————————————————
  
  每当你正视三日月的时候,就会抑制不住的心跳加速,面红耳赤甚至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你知道这代表了什么。
  
  但这怎么可以,那可是天上的明月,你怎么配……
  
  可你就是忍不住接近他。偷偷的打听三日月喜欢的茶点,悄悄地送到他的茶友莺丸身边;在早晨精心打扮的漂漂亮亮,只为了路过他身旁时惊艳的一眼;在情人节为了掩人耳目给全本丸的刀剑男士准备了巧克力,却只在他的那份里放了他喜欢的夹心……
  
  这样小心翼翼的甜蜜多么幸福。
  
  直到——
  
  隔壁本丸的婶婶暗堕了,因为三日月拒绝了她的求爱,因此她几乎屠光了本丸。
  
  你也参与了那次围剿。在几乎点燃黑夜的火光和喊杀声中,你看见了那个浑身浴血,抱着一把满是裂纹的太刀
大声嘶号的婶婶。
    
  那场火烧的真大啊。
  
  如果…三日月拒绝了她?
  
  ……
  
  彻夜难眠。
  
  第二天,你申请了一周的现世假期。
  
  再回来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有意无意的错开他的活动时间,只在吃饭或者会议的时候偶尔见面,见到了也只是微笑的打招呼再说几句话,看起来礼貌而疏离。
  
  即使看见新来的小狐丸和他亲密的坐在一起,你也依旧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去。
 
  他们是同一个刀派的兄弟,平日里自然是亲密无间的。
  
  亲、密、无、间。
  
  ……
  
  这种心情,本来就不应该存在。
  
  ————————————————————
  
  然而自欺欺人只能维持在表面。
  
  在某一个你不愿回忆却又情不自禁浮想起来的夜里,你做了一个梦,春梦。
  
  梦的主角是三日月和你。
  
  ……
  
  心乱如麻。
  
  你顾不上被别人发现异样,更加变本加厉的躲着三日月,不去正厅吃饭,手入只用加速符,甚至连迎接归来的刀剑的习惯也被你省略。
  
  大家纷纷揣测你如此反常的原因,然而只有从最开始就跟随你的那振刀剑知道为什么。
  
  在一个晚上,笑面青江趁你吃完饭一个人散步的时候,将你堵在了平时没有人经过的走廊里。
  
  “你对三日月的态度不对劲吧?”他开门见山的问。
 
  “不,没有。”你飞快的抢白,“我并没有躲着他,只是最近现世那里有点事情,所以……”
  
  “骗人。”他立即打断了你,俯身向你逼近,那只金色的眼眸近在咫尺,“我可是你的近侍,我怎么不知道你最近收到了现世的信件?
  
  …该死,竟然把这事忘了。
  
  “你想说什么?”
  
  “你是喜欢的吧?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逃避自己的心意呢?”
  
  坚固的壳出现了裂痕。
  
  你沉默着抿紧了唇。
  
  笑面青江一动不动的看着你,似乎你再不说点什么就要一直跟你耗下去了似得。
  
  你偏过头去,声音前所未有的嘶哑。
  
  “…是,我喜欢。”
  
  ……
  
  转角处一片宝蓝的衣角悄然离去。
  
  ————————————————————
  
  “我向时之政府申请了辞职。”
  
  消息一下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付丧神们吵吵嚷嚷的大声讨论,听的你太阳穴突突直跳。
  
  咔擦。
  
  好像有人捏断了筷子。
  
  “我在现世找到了合适的结婚对象,很快就会举行婚礼,因此不会再留在本丸了。我已经向时之政府申请了一位灵力高强的审神者,他会接手这个本丸。”你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喘了口气,站了起来。“明天就走,我先去收拾下行李。”
  
  鸦雀无声。
  
  你快步走出了大厅。
  
  ————————————————————
  
  所以说,到底是为什么才走到了这一步呢?你抱着膝盖坐在走廊上,看着自己呆了了多年的庭院出神。
  
  院子里静谧无人,平日池塘里吵个不停的青蛙也闭了嘴,四周只剩下风吹过枫叶的沙沙声响,你偏着头,静静看着那轮弦月爬上山岗。
 
  “…为什么?”
  
  你闻声回头,另一轮弦月映入眼帘。
  
  “……啊,大概是,因为求而不得,所以选择了逃避吧?”你垂下眼,低低的说着,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已经喜欢到这种小心翼翼的地步了吗?那么,他是谁?”他强迫你正眼看他的脸,眼底那轮弯月清晰而明亮,却蕴藏着你看不懂的情绪。
  
  没关系吧……只靠近一次?只是这样的话,没关系吧?
  
  反正也……
  
  “是你,三日月,我喜欢的人是你。”
  
  “从很早很早之前,在我没有锻到你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
  
  “虽然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但是我…呜!”
  
  那轮弯月近在眼前。
  
  ……
  
  “……哈…不会换气吗?”
  
  “……我也是呢。”
  
  ————————————————————
  
  这篇文的写作流程是这样的,构思,起稿,完善,删改,删改删改删改删改删改删改删改删改……
  
  总之,拖了很久还是很抱歉了(九十度鞠躬)
  

[刀剑乱舞]笑面青江的睡前故事系列(二)

  写在文前的话:
  
  很好,你们的作者没有出货的情况下成功的咸了。
  
  《海的儿子》《卖火柴的小鹤丸》《美男与野兽》《莴苣王子》《灰小伙儿》等等等等……
  
  主cp青珠,微鹤一期。
  
  出场人物:笑面青江,数珠丸恒次,鹤丸国永,烛台切光忠,大俱利伽罗,压切长谷部,秋田藤四郎,五虎退,一期一振。
  
  放飞自我.jpg
  
  ————————————————————
  
  在失败的睡前故事之后,笑面青江深刻的总结了自己的错误,并打算改过自新从新做刃(并不)
  
  “兄长!我特意跟一期讨教了讲故事的方法,我再给你讲一个吧?”
  
  “不,贞次,今天没打雷,我……”
  
  “QVQ”
  
  “……只许讲一个。”
  
  “好!故事的名字叫做《卖火柴的小鹤丸》”
  
  “…等等?!”
  
  
  
  在圣诞节的前一天下了一场大雪。
  
  厚重的雪压弯了松树的树枝,伐木工没砍两下就被劈头盖脸的雪块埋住了。小孩子们却非常高兴,打雪仗,堆雪人玩的不亦乐乎,空中满是扬起来的雪花。
  
  橱窗里被层层叠叠的彩灯妆点的圣诞树下摆满了礼盒,街头上洋溢着节日来临的兴奋和紧张感。人们匆匆忙忙的走过,在电话里讨论着着今天丰盛的晚餐。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
  
  唱着歌的小孩子们跑远了。他们穿着厚厚的红色棉衣,手里拿着烟花和礼物玩耍着,毛绒绒的帽子和手套看起来保暖极了。
  
  鹤丸国永站在并不能避风的墙角羡慕的看着。
  
  不知是谁家的火鸡散发出了诱人的香气。小鹤丸攥紧了手里的一把火柴,吞了口口水。他想起了从前母亲做的饭菜,每年的圣诞节那天,他的母亲总会在帮工的主人家给他偷偷藏一块肉,在被醉鬼父亲发现之前放进他的碗底。
  
  而现在,那只和他一样的、总是笑着看他的金色眼睛却暗淡了下来。
  
  妈妈生了很重的病,需要这笔卖火柴的钱来救她。
  
  太阳已经落山了,风开始吹起来,乌云聚拢,一场大雪就要来了。小鹤丸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打了个喷嚏。
  
  一辆马车从他身边奔驰而过,激起的雪花将他迷的睁不开眼睛。
  
  “……我不需要圣诞礼物,也没兴趣和你们打好关系。”
  
  “欸,这可是限量的猫咪布偶哦?我排了很久的队才买到的呢。小俱利不是很想要吗?”
  
  “…切…没兴趣……”
  
  装饰着彩灯的马车拐过街角不见了。
  
  鹤丸国永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他的火柴一根也没有卖出去,得赶快加把劲了。
  
  “卖火柴啦,有人买火柴吗?上好的火柴,三小判一把,有人买吗?”
  
  没有人理他。
  
  风越来越大了,已经有细小的雪花飘了起来。
  
  鹤丸国永想了一想,往远处嬉戏的几个孩子走去。
  
  “你们要买我的火柴吗?”
  
  远处一个水蓝头发的青年正在向孩子们招手。
  
  小鹤丸往前走了一步,“你们要买我的火柴吗?”
  
  “秋田…你听见有人说话吗?”一个白色头发的小男孩儿停了下来,颤抖着问。
  
  “我…我听见了……”
  
  小孩子们对视一眼。
  
  “鬼呀——!!!”
  
  “……”
  
  鹤丸国永转头,他反反复复看了几遍,才从橱窗里看见了自己和雪地同色的身影。
  
  这就是他卖不出去火柴的原因吗……
  
  天已经完全黑透了,远处钟楼上的指针缓缓指向了十二点,圣诞节正踏着钟声一步一步来临。
  
  雪越来越大了。
  
  小鹤丸冷的受不了了,他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划着了一根火柴。
  
  暖暖的,小小的,明亮的光。
  
  鹤丸国永惊喜极了,眼看着火柴将要熄灭,他赶紧又划着了一根,又划着了一根……
  
  温暖的火光照亮了他的脸。
  
  好冷…好困…好饿啊……
  
  身体好重……
  
  在昏过去之前,小鹤丸好像看见了一片蓝色的天空出现在火光里。
  
  “……妈妈…?”
  
  暴风雪开始了。
 
  
  
  “怎么样,是不是有趣多了?”
  
  “…并没有……”
  
  

[刀剑乱舞]笑面青江的睡前故事系列(一)

  写在文前的话:
  
  其实这个系列纯属偶然…
  
  作者我在语c群里聊天的时候,忽然皮的cp数珠丸恒次(幼体)说她那边打雷下雨了。妹子一个人在屋子里瑟瑟发抖,于是我1心血来潮讲童话故事哄她。
  
  由于在下的皮是笑面青江…所以……
  
  咳咳,如果能接受,请继续。
  
  实际上是欢脱风2333
  
  (然而并没有r18)
  
  ————————————————
  
  “轰隆隆——”
  
  一场大雨倾盆而下。厚重的雨帘敲打在屋瓦上,噼噼啪啪的惹人心烦。密集的云层中不时闪过几道电光,划破了深沉的夜幕。
  
  刚刚来到本丸还是幼体的数珠丸恒次紧紧捂着被子,雷声响一下就抖一下,笑面青江的被子几乎被他抢了一大半,露在外面的腿冻得不行。
  
  “兄长大人睡不着觉吗?”笑面青江干脆转过身来把小数珠丸抱在怀里,“我给兄长讲几个睡前故事吧?”
  
  “麻烦贞次了。”数珠丸在他怀里缩了缩。
  
  “不麻烦不麻烦。”笑面青江笑眯眯的把下巴搁在他头顶,打开了话匣子。
  
  “故事的名字叫做,《海的儿子》”
  
  
  
  海是浩瀚而蔚蓝的。而在海洋的深处人类无法触及的地方,有一座美丽的宫殿。
  
  宫殿由奇形怪状的贝壳和色彩缤纷的珊瑚搭建而成,在顶端有一颗巨大的珍珠。每一年天空最蓝海水最清的时候,珍珠就会在海底折射出一道美丽的彩虹。
   
  而居住在宫殿里的人鱼们年纪最小的人鱼王子,就是出生在彩虹出现的日子里。
  
  今天就是人鱼王子十八岁的生日。在彩虹照亮了海底世界的那一刻,人鱼王子的成年礼开始了。在这一天,人鱼可以得到接近海面的资格,因此小王子非常兴奋。
  
  盛大的成年礼结束后,海底世界回复了平静。小王子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悄悄地游到了海面上。
  
  小王子刚刚浮出海面,就看见了一艘灯火辉煌的巨轮。轮船上仿佛正在举行庆典,他凑近了一点,发现他们在庆祝青江国的王子的生日。
  
  他也是个王子啊……人类的王子和人鱼有什么不同呢?小人鱼好奇极了,他悄悄的游到巨轮边上,抬头往甲板上看。
  
  一个男子站在人群中心接受着大家的赞美和祝福。他背对着小人鱼,那头醒目的黑白渐变的头发长的几乎拖在地上,仅由一串珠子简单的束着,看起来简练而洒脱。他的腿长极了,整个人站在那里散发出一种超尘的意味。
  
  “砰——”
  
  不知是谁点燃了花火。
  
  男子缓缓的转过头来,借着一道一闪而逝的光,小人鱼看清了他的脸。
  
  !!!
  
  那是多么美的一张脸啊!小王子差一点就叫出声来,他手忙脚乱的扑腾了两下防止自己沉下去,只感觉心脏里仿佛也有人放了烟花似得噼里啪啦炸个不停。
  
  一枚烟火骨碌碌滚到了一堆箱子边。
  
  “着…着火啦——快跑啊!!”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整个甲板上的人一下子都乱了套,吵闹声和人群拥挤的碰撞声哄然而起,刺眼的火光似乎染红了天边。
  
  硫磺的味道充斥着鼻腔。
  
  糟糕!那个人不会被烧死吧?小人鱼慌乱极了,他手足无措的僵在海里,忽然灵机一动,用力的在海面上甩了甩尾巴。
  
  一道巨浪猛的吞没了轮船。
  
  “……怎么会这样!”小人鱼快被吓哭了,他赶紧游到轮船边上,此时巨轮上的火已经熄灭了,却开始慢慢下沉,浪头不时卷起几个黑影漂在海面上。
  
  他赶到一个黑白相间的黑影身边,定睛一看时却发现……
  
  那是一只大白鹤。白鹤的羽毛烧的黑一块白一块,一片漆黑里难怪看错了人。
  
  小人鱼一尾巴把白鹤甩到一边,不顾他挣扎着求救游到了另一个看起来溺水了的黑影边。
  
  …鲶……鲶鱼?鲶鱼为什么会溺水???
  
  小人鱼一脸问号,忽然一个浪头将一团头发推到了他面前。
  
  ……
  
  头发?!?禁婆你是不是走错剧场了?盗笔请出门左转谢谢啊!小人鱼几乎要抓狂了,他伸手推开那团头发,忽然感觉头发的颜色不太对劲。
  
  黑白渐变的头发……
  
  小人鱼立刻扛着头发游到了最近的一座孤岛。
  
  挣扎着把王子送上了岸,小人鱼稍稍平复了下心跳,打算按照剧本给昏迷的王子做人工呼吸。
  
  然而他翻过王子的身体,却怎么也解不开缠在他头上的头发。
  
  ……
  
  王子,卒。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留太长头发去游泳。”笑面青江打了个哈欠,“怎么样,不怕了吧?”
  
  “……”
  
  “?”
  
  “…贞次你故事讲的真差劲……”
  
  “唉???”
  

[刀剑乱舞]狐鸣之夏

  粉丝点文,鸣狐专场。
  说起来鸣狐是我第一本命来着我都快忘了(被打)
          @撒旦
  
  壹
  “是狐狸们告诉我的。”
  
  “主公,我们这是…迷路了吧。”
  在鸣狐跟着你第三次路过这棵枫树时,小狐狸终于一头黑线的叫住了你。
  “啊哈哈哈,是吗?”你挠了挠头,“毕竟所有的树长得都一样,迷路什么的……嘛。”你索性一屁股坐在石头堆上,拿起随身携带的水壶喝了几口。
  小狐狸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让您带路是我们想多了,还是让鸣狐来吧。”它忧心忡忡的跳到你们前面,“一定要在天黑之前与大家会合啊……”
  鸣狐转过身,向你伸出手,他的脸隐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很累?”
  “不累,我们走吧。”你叹了口气,抓住他的手站了起来。
  树木很茂密,阳光费力的冲破层层叠叠的枝叶照在地上,细碎的光斑晃着你的眼睛,小狐狸聒噪的声音混合着昆虫或者其他什么动物发出的窸窣声响不绝于耳。
  走在前面的打刀少年身影并不十分高大,但你却莫名的感到安心。你的视线扫过他苍色的耳坠,不经意的想起林间偶尔泄露的一片湛蓝色的天空。
  手指间忽然的空荡让你猛然的回过神,不自觉的停下脚步,你发现你们已经走出了森林。
  恍惚着与大部队汇合,你回头看了一眼那片森林。树木的芬芳气息混合着一股淡淡的皂角香气,似乎仍萦绕在你鼻尖。
  
  贰
  “……很好吃,谢谢你。”
  
  “油豆腐怎么做?”小狐丸疑惑的转过身,“主人想吃的话,烛台切应该可以给您做吧。”
  “不不不,我是想学啦。”你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听说小狐做的油豆腐跟别人做的不一样,所以很想亲手做试试。”
  “哦~原来如此。”小狐丸笑的狡黠,“我看主公是打算做好了送给谁吧?”
  “小狐丸!”你原地炸毛,“到底教不教?不教我就把你的毛都剃了!”
  “哎呦呦我的好主人,我教就是了,欸欸欸别揪我的头发啊疼疼疼……”你跟小狐丸一路打闹着走向厨房,没有注意转角处一个有些僵硬的背影。
  “……给我的?”
  一向沉稳冷静的鸣狐略微睁大了眼,看起来有点呆萌。他肩上的小狐狸馋的口水都流出来了,“主人!我也要吃啊!”
  “对啊,我跟小狐丸学的,请你来帮忙试味啦。”你无视了小狐狸的哀号,“快尝尝看。”
  不过没有试过味的油豆腐怎么会让他吃呢?只不过是借口罢了。
  鸣狐脱下一只手的手套,拈起一块放入口中咀嚼。
  “怎么样怎么样?”你一脸期待地看他。
  “…还可以。”他似乎有些别扭,“味道很好。”
  小狐狸迫不及待的从你手里叼了一块,“…唔呣呣呣,第一次做的话非常棒了,主公好厨艺啊!”
  “嘿嘿,好吃就好,不枉我手都烫着了……”你意识到自己说说漏嘴了,连忙把手往身后藏。
  “手给我。”
  “…不给。”
  “给我。”
  “……不。”
  “……”
  “…没什么啦,就是烫红了一点……”
  “……”
  “…给。”
  鸣狐拉过你的手,手背上烫红了一大片,甚至还起了点水泡,而你只是草草用水冲了一下就急着把油豆腐端给他,连药都没上。
  鸣狐好看的眉头紧紧皱着,拉着你就往粟田口部屋的方向走。他走的有点快,你一下子被他拉了个踉跄。鸣狐虽然抓的还是很紧,但走得已经慢了些。
  药研藤四郎拉开拉门就看见鸣狐带着你站在门口。他一眼就看见了你手上的烫伤,眉头顿时皱的跟鸣狐一样,“怎么才过来?”
  你在心底吐槽他家果然是一个刀派的,连生气也是一个气势。药研简单的给你的手消过毒之后,拿起针就在火上烤。
  “这是要干嘛?”你看他这阵势吓了一跳,不自禁的就往后躲,“拿针干什么药研你有话好好说啊!”
  “水泡不挑破会感染的。”药研没好气的白了你一眼,“手伸过来。”
  “我怕疼……”你咬着下唇试图装可怜,失败。
  没有伤的手被轻轻握住了。你讶异的转头,对上了鸣狐看不出波澜的金色瞳孔。
  “别怕。”
  “……”
  小狐狸什么时候不见了……
  
  叁
  “ 僕は君を好きになった。 ”
  
  从粟田口的部屋出来,你闷闷不乐的跟在鸣狐身后。前面的人忽然停了下来,你没注意被撞的退了几步。
  “不高兴吗?”鸣狐背对着你轻声道。
  “没有不高兴。”你顺势坐在走廊边上,微风轻轻吹起你的鬓角,“本来做油豆腐是想让鸣狐高兴的,结果却让你生气了。”
  “……”
  他也坐了下来,檐下的风铃随着风摇晃,鼻尖闻到了那股清新的皂角香气,你的眼前又恍惚着浮现出那个令人安心的背影。
  真应该感谢那个森林呢。
  “…手,还疼吗。”
  厚厚的药膏把伤处裹了个严实,淡淡的清凉早就驱散了痛意,你摇摇头,“好多了。”
  鸣狐侧过身来,阳光斜斜的打在他的脸上,衬得那双金眸越发璀璨。
  “……”
  他的唇瓣开开阖阖,你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周围的声音一下子淡的什么也听不见。
  热血上涌,心跳加速。
  “……我也喜欢你。”
  一片樱花在你眼前悠悠然飘落。
  然后就以狂风暴雨的气势吹了起来。
  传、传说中的樱吹暴风雪!
  你俩狼狈的被冲开了。
  
  肆
  “……被发现了。”
 
  迷路了啊,真没办法,我带你出去吧。
  手一直握着我不放,在害怕吗?
  ……狐狸好吵。
  会带你出去的,别怕。
  
  油豆腐的话,我也会做。
  为什么不来找我……
  ……原来是做给我吃的。
  狐狸太吵了,干脆把豆腐都塞给它。
  …后悔了。
  真是蠢死了,竟然把自己弄成这样。
  很疼…?要哭了吗?
  ……因为我。
  
  不高兴了吗……被我说了。
  看见你和小狐丸,所以生气。
  ……手还在疼吗。
  ……
  …喜欢你。
  ……
  真是太好了…
  !!!
  该死…没法控制……
 
         熬夜修仙终于写完了
         然而依旧卡文卡到无法自拔
         明天能不能看到第九题还是个未知数……
  

[刀剑乱舞]温暖三十题 (六)

   如题,题目是在网上找的,日更或隔日更,甜虐都有,有cp向和乙女向,也有bl向,并没有肉。
  ————————————————————
8.早安吻 鸣狐×你
  熹微的光透过了白纱的窗帘,细碎的光斑一点点爬上了你的脸。
  你缓缓的睁开眼睛,房间里陌生的装饰让你怔愣了一瞬,但很快你就记起这里是鸣狐的家,今天是你跟他正式同居的第一天。
  可能是昨天收拾的太晚了,一向早起的鸣狐竟然还没醒。你饶有兴趣的撑起胳膊,端详起恋人难得一间的睡颜。
  不得不说鸣狐长得非常好看,细长的眼尾,妖冶的红妆,那双被长长眼睫覆盖着的金色眸子,无一不让你深深迷恋。此刻他没有戴那个黑色面罩,微张的嘴里露出的两颗尖尖的虎牙可爱极了。
  你的恋人是一个低音炮,在他第一次跟你说话的时候你就被炸的七荤八素,迷迷糊糊之间就被吃干抹净了。
  他还养了一只小狐狸,平日里不喜与人交谈的他却经常跟那只狐狸说话,在没跟他正式确定关系之前你简直嫉妒极了。
  鸣狐有非常非常非常多的侄子。多到什么程度呢,有一天我陪他去小学接侄子,有一班学生排队走了出来,我还以为他的侄子在里面,结果他告诉我那些都是他侄子。
  为他过年时的钱包默哀。
  啊,他醒了。
  鸣狐的眼睫扇动了几下,金瞳里满是大梦初醒的迷糊。
  我伸手拨开他银白的碎发,在他额前轻轻印下一吻。
  “早安,鸣狐。”

  本来打算早晨发,但是母上大人很早就要走,所以只能紧赶慢赶发出来,就当是八月一日发的了。
  哪怕我短小你们也会爱我对吗

[刀剑乱舞]温暖三十题 (五)

如题,题目是在网上找的,日更或隔日更,甜虐都有,有cp向和乙女向,也有bl向,并没有肉。
  ————————————————————
7.“我忘了拿浴巾。”

男审×山姥切国广 红豆饭

BL向!BL向!BL向!

男审!男审!男审!

 

  万屋门口。

  “结果抽到的一等奖是这个啊……”

  你拿着一张温泉度假村的优惠券仔细查看。

  “审神者可携带一位付丧神,凭此券半价优惠。”你将优惠券翻了一面,“…情侣提供双人温泉及大床房。”

  你扭过头去看自家嫁刀,“切国想去吗?”

  情侣…温泉…浴衣……

  山姥切猛地拉下斗篷遮住通红的耳朵,咬咬牙憋出一个字。

“去!”

 

  山姥切国广面色凝重的看着手中的浴衣。

  “想看切国穿浴衣的样子。”你当时是这么说着把衣服交给了他。

  浴衣是白色的,下摆印了层层叠叠的向日葵,看起来十分可爱,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是一件女式浴衣啊摔!前面那么大的空荡是干什么的?难道自己要塞两个馒头进去吗?山姥切国广回想起你递给他浴衣时的促狭表情,觉得自己完全是被耍了。

  “哎?切国怎么还没换?”你推门进了更衣室,看见他站在原地看着衣服一动不动,有些奇怪,“这可是我特意给切国挑的衣服呢,不喜欢吗?”

  “可为什么是女式的?”

  “因为我想看切国穿女式浴衣啊。”

  “我.不.穿!”

  “欸,切国不喜欢我亲手挑的浴衣吗?”你故意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切国果然是不喜欢我了,难道七年之痒这么快就提前了吗?”

  山姥切知道他这幅模样完全就是装出来的,但他还是忍不住松了口,“...你出去,我换就是了。”

  “就知道切国最好了!”你笑眯眯的冲他抛了个飞吻,“快点哟~”

  “……无路赛!”

 

  你泡在双人温泉池里等山姥切。

  十分钟过去了,山姥切没来。

  没关系,切国那么害羞,磨蹭一会儿很正常。

  二十分钟过去了,山姥切没来。

  该不会是找不到路了吧?你有点担心。

  三十分…你从池子里站了起来,围上浴巾就往更衣室走。

  结果刚打开浴室门,你就撞上了一个低着头鬼鬼祟祟的家伙。

  “切国?”你疑惑的稳住身形,“怎么了?”

  “…没有被单,所以……”山姥切红着脸,“而且前面总是露出好多……”

  你笑眯眯的看着他快要红透了的脸,“好啦,我们去泡温泉吧?”

  “…嗯。”

 

  “那个…”

  “怎么了切国?”

  “你有多余的浴巾吗?”

  山姥切脱到一半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没有。”

  “……那怎么泡温泉。”

  “…还泡什么泡!服务员,情侣附赠的大床房在哪呢?”

  “喂!你!”(被打横抱起)

  “唔…别!哈啊……”

让我给大家表演一下原地螺旋爆炸

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725667/?from=search&seid=12170744044438600078

b站:av2725667

[刀剑乱舞]温暖三十题 (四)

  6.领带歪了
  一期一振&药研藤四郎×你 现代paro 修罗场(?)
   (并不是3p)
  感觉跑题了XD
  ooc预警
  
  “药研,你觉得我穿哪件更好看?”一期一振拿着两套衣服犹豫不决,“西装看起来太正式了,但牛仔裤配衬衫的话会不会太随意了些?”
  此时粟田口的兄长完全没了往日的优雅和气度,一期一振咬了咬牙,把衣服往床上一扔,伸手就要去开柜门,“要不再换一套?我——”
  药研藤四郎忍无可忍的把那套西装往他怀里一塞,“我不管那些有的没的,我只知道你再不快点就要迟到了。”
  一期一振抬头扫了一眼墙上的钟,哀嚎了一声就往卫生间冲去。乒乒乓乓的一阵乱响过后,他又风似得冲了出来,只给药研撂下一句话“弟弟们就拜托你了——”
  然后开门就要跑。
  “给我回来!”药研哭笑不得的将他揪回来,“领带歪了。”
  一期-不会系领带-一振乖乖站着任他摆弄。
  “好了——”药研拍拍手打算欣赏一下自己的杰作,谁料手一松开人就没了影。
  药研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收拾起翻得乱七八糟的衣柜来。一期一振这些年来为了照顾一大家子的弟弟,完全没有恋爱经验,第一次约会难免手忙脚乱。
  想到这里,药研笑着摇摇头,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在感情上都是没有经验的笨蛋呢。
  将翻出来的衣物收拾好后,药研去冰箱里拿了杯果汁,漫不经心的拿起手机边看边喝。
  QQ上特别关心的图标亮了起来。
  药研立刻坐直了,飞快的点开那条消息,是一个可爱的少女头像发来的。
  “江湖救急啊药研!我跟朋友见面冷场了没话题怎么破在线等急啊啊啊!”
  嘴角微微带上几分笑意,药研打字回复,“见了你还没跑,他怕不是是个瞎的。”
  “药研藤四郎!我这边真的很尬啊!别闹了快帮忙!”少女一连发了三个抓狂的表情,看来真的是有状况。
  药研咬着吸管打字,“行,那你给我拍张照片看看,我倒想见识见识,到底什么人能在你面前能坚持住不落荒而逃。”
  “……(中指)”
  很快少女的照片就发了过来。药研漫不经心的点开正在加载的图片,很快图片就清晰起来。
  “啪。”
  杯子掉在地上,撒出的果汁将药研大片的衣襟湿透了,然而它的主人却无知无觉。
  遮遮掩掩拍出的照片里的,正是药研敬爱的兄长。
  一期一振藤四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