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堇

老婆饼里没有数珠丸
头像来自@啾啾
我爱他。

暴乱好吃。
卡尔顿如此美貌我死了

今天被屏三次了
幼约,腿♂,没进,注意避雷

屏的没脾气
群里飙车的产物
第一人称日约
溜了

真的爱你

猪猪仔🐷^o^:

阿堇点的爪爪杰! @东篱堇
车上赶图很刺激了
bug巨多!跪下了!但是非常感谢阿堇的不离不弃啊哭(´;︵;`)
p2是附赠!潦草如我真的抱歉<(_ _)>!
依旧点图中!

置顶是个好东西
图头像壁纸随意,禁止商用
关于称呼,东篱是致敬一个很喜欢的歌手,至于我的话怎么叫都行的,叫我东篱阿堇东东堇爷(最后两个什么玩意)都没问题
比较偏爱禁欲系,或者一些成熟型角色
耽美雷主受。主要是不想看喜欢的主角被上,过激护崽没错了
然而同人我却可以接受互攻,很迷
游走在第五人格(虽然没更新过相关),是个jio克吹,cp向主杰佣,雷厂律,不接受杰右,其他杂食没有问题。
刀剑乱舞,数珠丸过激厨,cp向主珠青,其他一律亲情向。
还混一些基本不会产的,比如我英之类,欢迎唠嗑

[刀剑乱舞](主压切)烟瘾


  我曾经说过,捞到日向就更新。
  
  想写很久的长谷部短打,一发完钢铁直男审出没注意避雷。
  
  be吧大概……
  
  
  
  压切长谷部也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一。
  
  不知为何,就喜欢上了这种辛辣气息溢入肺腔的感觉。迷蒙的烟雾从指端蔓延,一点一点氤氲了眼前的景色,连日征战而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一些。
  
  似乎是为了得到短暂的放空。
  
  也是短暂的放纵。
  
  或许只是因为他的前任审神者抽烟,所以这一切都变得合乎常理起来。
  
  二。
  
  长谷部选择的是香烟,一种现世小店随处都可以买到的劣质烟。现任的审神者不是没有提出过给他买一点更好的——又不是买不起。
  
  但他拒绝了。
  
  审神者退而求其次,要求他必须使用过滤烟嘴。长谷部思索了一下,隔天交给她一张过滤嘴的简图,要求必须是一模一样的才肯用。
  
  他还记得当时他是这么恳求审神者的:
  
  “请主允许我唯一一次的任性。压切长谷部,愿用此生所剩全部的忠诚,换取这个微不足道的请求。”
  
  审神者没有回答,她躲藏在珠帘背后的声音似乎冻住了,于是只好用点头取代默许。
  
  三。
  
  除了抽烟之外,长谷部身上似乎没有其他与前任审神者相同的地方了。他之前还一直是那个男人的近侍,染上烟瘾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至少,在本丸里其他同僚的眼里是这样的。
  
  而他也真的如他所承诺的那样,向新的审神者献出了全部的忠诚,剖心置腹地。
  
  四。
  
  这个女审神者在半年前接手了他们本丸,她让他们管她叫镜。也许是化名,可那不重要。
  
  镜也吸烟,不过是用烟枪。燃的烟草也是上好的,毕竟是从大家族里出来的少女。
  
  只不过似乎畏惧男性——男性付丧神。连饮食起居都有专门的侍女照料,不够后来长谷部才知道,那些侍女都是式神罢了。
  
  而他也不再是近侍了。专门有短刀轮流担任近侍,似乎只有孩童模样的付丧神能够稍微取得她的信任。
  
  但那不重要。不重要。
  
  他只要学会注视就够了。
  
  五。
  
  本丸里真正跟他走得近的付丧神是烛台切光忠。付丧神们都是历史的瑰宝,他们的眼睛更是凝结了最璀璨的光华。
  
  就连气傲的长谷部也不得不承认,烛台切那只金色的眼睛美得惊人。
  
  而他也用这只眼睛看穿了很多事情,包括一些长谷部极力掩藏的事情。这令他有些小小的不爽,可这有些时候也帮他打了掩护。
  
  比如那只过滤烟嘴,其实跟前任审神者的烟斗滤嘴一模一样。
  
  再比如,长谷部其实并没有用新的过滤嘴。这导致他现在用的过滤嘴和香烟并不是完全的契合,用的时候偶尔香烟会掉到地上。
  
  六。
  
  「手入过后,无论多么严重的伤都可以恢复如初」
  
  所以他抽烟并不用担心伤身体什么的,审神者也多次感叹付丧神的好处。
  
  “那您干脆跟我走得了,反正……之后,您理论上来说跟我们也没什么差别了。”
  
  糟糕,一不小心把想法说出来了。
  
  压切长谷部立即转移话题,但当他抬起头的时候,仍然看清了审神者脸上来不及收拾好的表情。
  
  那一瞬间他如坠冰窟。
  
  七。
  
  从那个时候,审神者就开始疏远他了吧,
  
  不动声色的,安排给他远征的任务,时间渐渐从一个时辰变成了一天,两天甚至更长。
  
  近侍顺理成章的变换了。而他竟丝毫未觉。
  
  他应该怀疑的,他早该怀疑的——在那个一不小心说漏了嘴的夏夜里。
  
  八。
  
  重要国宝指定日,是这一天吧?
  
  类似这样的被审神者称为“付丧神的生日”的一天。
  
  不知道多少次,长谷部协助审神者为其他的付丧神筹办这个日子,然后悄悄地给这位同僚一个惊喜。
  
  直到他也被纸质礼花喷了一脸彩条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
  
  审神者笑了,又恢复了往日和他之间的态度,问他里最近有没有因受冷落而不满。
  
  长谷部当然笑着说不敢,顺便悄悄放了心。
  
  可他哪里会明白烛台切看他的眼神。
  
  九。
 
  然而那天也是审神者不告而别的那天。
  
  他是被灵力一下子停止供应而惊醒的。那时候天还没亮,他拿起刀就从近侍房往审神者住的楼上冲,却正好遇上了下来的烛台切。
  
  黑发的太刀撕碎了一张纸,澎湃的灵力立即四散而去,本丸开始溃散的结界也恢复了原样。
  
  四处的骚动渐渐平息了,在亮起的几处光也灭下之后,烛台切看了他一眼,从他身边走过去了。
  
  长谷部奔进大敞着门的审神者的卧室,却只得到一个空荡荡的房间。
  
  连句像样的解释也没有。
  
  十。
  
  第二天,新的审神者就来了。她自我介绍叫镜,她明确的表示不喜欢被男性审神者近身。
  
  而即使不是第一天抽烟,长谷部也在这一天染上了烟瘾。

THE END

阿城生快!

三十分钟极限速摸
放开我我只想咕咕咕.jpg @宇文倾城

猫耳操作
P2无滤镜
退坑倒计时(1/10)

微博的智障排版我……
石墨文档我cnm。
我刚才看了一眼,之前发的全部车都翻了…
明天弄微博。委屈大家了。
表情包我自己画的,自取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