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想跟恒次酱酱酿酿-堇

主刀剑乱舞,墙头包括盗笔hp阴阳师王者等等等等…不会主动写,但偶尔会推荐。
乙腐通吃,主珠青。
数珠丸恒次,笑面青江,太郎太刀,对这三振完全无法抗拒,不定时掉落主×刀or刀审。
感谢支持。

[刀剑乱舞]珠青 指间沙

复健失败的产物,后期越来越飘,简直不忍直视(掩面)将就吃吧。

点文一辆青珠车一辆珠青车,我……肾虚。

老福特秒屏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怕了怕了,我怂还不行吗
 

迷茫。
我的老三星,陪伴了我三四年了,终于坚持不住了。
文档里没保存的文,通通全没了。
我…我能怎么办,我他姥姥的也想骂娘呀
算了,换个手机慢慢更,这手机屏幕碎了,更新延迟。
我还爱你们。

    审设重发,p1修改版
—————————————————
  池原夏,女,二十一岁,昵称夏夏子。
  
  身高一米六九,体重四十八公斤,B。蓝紫发色,淡红色眼瞳,右眼盖住是因为那只眼睛失明了(原因以后会讲)。无父无母,小时候被神社收养,正在念大学,已经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巫女。
  
  看起来温温软软的其实本质毒舌,什么都明白但就是不点破。喜欢安静的读书听音乐,擅长烘焙却意外的不擅长做饭。是个隐藏的猫控,业余爱好撸猫吸珠子(?)。浸淫少(fu)女小说多年(跟某青江很有话题),对禁欲系的珠子其实完全没有抵抗力,但在恋爱方面完全是理论知识丰富实践经验为零的类型。
  
  无不良嗜好,无犯罪前科,无心理疾病,身体健康,审神者经验无。
  

百粉了,点个文吧。留言挑五篇慢慢写,下周一之前截止。刀糖车都可以,cp向拒绝石青只写青石,数珠丸相关优先。

我现在心态原地爆炸。

月考砸锅,珠子限锻all950青江近侍,除了一振鹤球之外坠机十四发,御札资源通通烧光,恒次还是没有来。

我都已经四把鹤球了。

为什么?

三次元破事一堆堆的,真的很心累。

算了,吸我退酱大老虎去了。

想玩!不过我感觉我十个都不够…总觉得我的那九十多个粉都不存在的…
不过没关系,只要够五个我就发前三个,以此类推
万一一个都没就尴尬了噗嗤
——————————————
竟然真的有人捧场…(吃鲸.jpg)
既然如此我也没办法了
1.温暖三十题(一)一杯可乐两只吸管
2.其实我最喜欢后♂入
3.禁欲系(的珠子)
——————————————
第二发
4.考场作文。
5. @宇文倾城 让我给阿城打call!!这位是珠青界的扛把子!酷爱去关注她啊(摇旗呐喊)
6.emmm容我酝酿一下,不过估计会放单章了

截止!

  青珠+珠青,新坑作死挑战。长度不定,甜虐不定。
 
  其实这玩意儿没到r18的级别,但是直接发肯定和谐,我又懒得弄微博链接,干脆这么搞得了。正在试图炖一大锅肉,稍安勿躁。

      (其实我这里作业多成狗而且放完假就考试……好像跟恒次酱酱酿酿啊QVQ)

        打双cp应该大丈夫…?

[刀剑乱舞]佛前愿(中)

         @南若笙

     数珠丸在躲着他。
  
  距离欢迎会过去半个多月之后,笑面青江才迟钝的意识到这个事实。
  
  但这也不能怪他,毕竟青江是本丸来得比较早的主力刀剑,打胁战出阵的密度又大,忙的时候几乎几天都见不到数珠丸,他都快习惯了。
  
  所以当青江心血来潮想跟兄长亲近亲近时,数珠丸拒绝的话语着实让他愣了一会儿。
  
  不过这样也好,他也没想到自如面对数珠丸的方法,不如暂时疏远一点让彼此都冷静一下。青江这想着,背对着数珠丸安然入睡了。
  
  
  
  但数珠丸心里却不似表面那般平静。
  
  无论是在被打造出来第一次拥有意识时,还是在过去的跟贞次相处的日子里,他都确信自己对胞弟的感情从未改变过。
  
  那到底是何时让青江产生这种绮念的呢?数珠丸想不通。他跪坐在为了他特地开辟的佛堂里,心中却浮动着跟礼佛截然不同的纷乱思绪。
  
  或许,跟贞次稍微保持一下距离的话,会让他打消那种不应存在的念头吗?
  
  或许…吧。
  
  他盯着墙壁上晃动的烛影,神色前所未有的茫然。
  
 
  
  数珠丸曾对主公说过不喜杀戮,被审神者调笑说跟江雪很像,这话却不知怎的被青江听去了。(此处前文有bug,已改动)
  
  于是本来练度就高的大胁差就自告奋勇的编进了捞刀队伍,每天往阿津贺志山跑个几十遍就跟不会累似的。审神者抱怨他招来的检非违使等级高,青江也只是微微一笑不予置评。
  
  空留数珠丸和只有夜战的短刀留在本丸里,等着他们带着一身伤回来。
  
  但今天他们回来的格外晚。
  
  数珠丸在部屋里站了又坐,终于还是放不下心拿了灯烛披了件外套坐在庭院里等。
  
  弦月高升,数珠丸一整卷法华经都背完了,才堪堪听见院门处传来喧哗声。他蓦地站起身快步走向门口,连差点被拌了一跤也无暇顾及。
  
  “没事吧,贞……”
  
  话语戛然而止。
  
  ……那人群之中,被一位低垂眉眼深色忧愁的佛刀抱着的,血染重衫的人是谁?
  
  数珠丸从未觉得红和深绿混在一起是这么刺眼。
  
  
  
  青江仿佛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他跟那位肖想已久的淡漠得像莲一样的兄长接吻了。那个吻如此柔美,即使紧接着的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也没能让他忘记那双唇的温润触感。
  
  像莲一样,像莲一样。啊呀呀,他想起来了。
  
  原来那双唇带着的淡淡的不知名香气,是莲啊。
  
  高洁傲岸,亭亭玉立。
  
  这样的兄长,染上了他的颜色呢。
  
  即使只是个梦。
  
  “……醒醒………”
  
  好像有什么人在推他。但他感觉浑身上下疲乏得很,一点也不想动弹。
  
  “…贞次?贞次!醒醒啊……”
  
  …等等!是兄长…咦?
  
  他猛的睁开双眼,金色的阳光透过那人黑白的发丝打在他的脸上,刺眼得令人想要流泪。
  
  手入室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气,是那种独属于兄长的、莲的香气。
  
  “贞次?你睡了好久,快起来吃药吧。”
  
  仿佛刚才听见的哭腔都是风。青江用力的眨了眨眼,迷离和朦胧尚未从他眼中消去。他半撑着胳膊想要坐起来,但浑身传来的刺痛和绷带的阻拦让他又颓然地倒在了床铺上。
  
  “我来扶你!小心点…”数珠丸给他垫了两个枕头,俯身之间黑白的发拂过他的脸,随着呼吸有香气细细密密的钻进他的鼻腔。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同。
  
  那个香气…与梦中的有一点微妙的差别。那不同的部分青江很熟悉,即使非常微小,也被他敏锐地觉察到了。
  
  是哪里变了呢?
  
  “既然醒了,就要吃药。” 僧人停了一停,从身侧拿了个盘子过来。盘上碗碟里盛着黑色的药汁,动作间漾出了层层叠叠的暗色波纹。
  
  “呜…想让兄长大人喂我,好不好?”青江没有接过汤碗,而是歪了头撒娇。遮住一只眼的深绿发丝不经意的散开,绷带的缝隙里里透出了星星点点的红。
  
  僧人的沉默格外的长。长到青江都打算伸手接过药碗了,然而数珠丸的动作却比他快一步,口里只硬邦邦的说了一句,“我来。”
  
  然后就在青江惊异的目光中含了一大口药汁,伸手正过他的脸吻了上去。
  
  数珠丸的吻技跟梦里如出一辙的稚嫩。苦涩的药汁仿佛木了他的舌,僵僵的只知道在青江口里乱戳。他感到好气又好笑,微支起身反客为主的入侵了他的口腔。
  
  浓烈的莲花香气席卷而来。
  
  数珠丸忽然惊慌的推开了他,捂住嘴快步往手入室门外冲去。青江从未见过他如此失态的模样,撑起身来想要追赶却被碗碟和腿上的绷带绊了一跤,淋淋漓漓的药汁洒了他一身。即使摔在了柔软的被褥上,身上散了架似的痛也几乎让他昏厥过去。
  
  门外传来压抑克制的干呕声,更加浓郁近乎令人作呕的莲花香气从未拉严的纸门缝外传进来,伴随着一丝他最近几乎每天都会闻到的气味。
  
  那是鲜血的气息。  
  
  
  
  三天前。
  
  青江重伤带回了江雪的消息在本丸内不胫而走。
  
  数珠丸第一时间带着他赶到了手入室,但就算用加速符也只能修好本体,即使药研几乎住进了手入室也无济于事。审神者曾考虑过带青江回现世治疗,但考虑到付丧神和人类的身体差异只得打消这个念头。
  
  擅长医疗的审神者来看过之后只留下了一句话,“三天之内醒不过来,这刀就完了。”
  
  数珠丸没有办法,只能白天守在青江身侧为他念经,夜里就在佛堂里跪坐祈祷。一碗又一碗的药喂下去,青江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僧人肉眼可见的消瘦了。昏迷的青江固然是一个原因,而另外则是因为数珠丸发现,他没有办法在佛的面前静下心来。
  
  格拉,格拉。
  
  拨动念珠的手时停时续。他数次张了张口,颤抖的唇间流露出的话语却不成词句。
  
  烂熟于心的经文一句也记不起来了。
  
  “…这就是爱别离,求不得……”
  
  他忽然猛的一缩,躬下身剧烈的呕吐。
  
  大片大片的白色花瓣泄了一地,吐到最后他已经双目无神什么都吐不出来,只能痉挛着趴倒在地上干呕抽搐。
  
  那双青江刀派血脉象征的金色眼眸大睁着,忽然落下泪来,顺着消瘦的脸庞滑下地面,与一地凌乱的发丝花瓣交融在一起。
  
  滴答,滴答。
  
  “我早已有…遭受法难的觉悟…呜咳……”
  
  血的气息翩然而起。
  
  
  
  此处花吐症设定为吐出的花是爱恋之人喜欢的花(私设),一旦患者在心里念想着暗恋之人也会吐花(并非一定要说话才会吐),随着病情加重会还会吐血,并且只有双方真心实意的吻才能治好。
  
  其实如果青江再在春梦里沉迷一周两周他就见不到珠子了XD
  
  美色误刃(雾)
  

自绘情头,用了qq滤镜
自取任意。
才不是想让我媳妇看见呢哼

下一辆车不出意料就是这样。

“哥哥,佛珠借我下?”

“好。”

次日。

“贞次…佛珠上面怎么…有点味道?”

“没有啊,你搞错了吧哥哥?”

后来数珠丸把青江带上床之后才知道那是什么味道。

大概就是上面这种…嗯。

(其实就是all950烧光玉钢没来大典太的怨念)

(而且我加了富士他给我宗三!很气!)

不过鬼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先把梗记一下,话说我还跟一个太太约了画…

我到底是写手还是画手(自我质疑)

[刀剑乱舞]佛前愿番外 欢喜禅(r18)

       珠青破车。脐橙,并不是出货贺文。
  
  微笑中透露着绝望:)
  
  猜猜这篇的时间线?
  
  没有BUG,只有伏笔,感觉有毛病也请先看完,最后有揭晓答案。

  链接见评论,希望不会挂,无论是撸否还是微博,翻车了请告诉我
这我媳妇@南若笙 
@宇文倾城 
@冷cp传销组织大队队长沈蝶七。